出口鳗鱼放下身价转战国内市场|鳗鱼|农业渔业资讯新闻信息列表|渔业|渔业产品|水产|中国渔业信息网|渔业信息|农业渔业企业|中国农业网|www.zgyy.com.cn

以往日本60%的鳗鱼来自中国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这几天,徐富连时常紧锁眉头,这位做了五年鳗鱼出口生意的广东老板在为自家池塘里那群鳗鱼的出路而担心,他想找家浙江企业销货,如果时间退回到过去,徐老板是轻易不肯内销,他的焦急来自数日前发生在广东的活鳗“硫丹”超标事件。
数十吨活鳗被遣回
作为一种高档经济鱼种,鳗鱼是我国最大宗的出口水产品,其中,鳗鱼大省是广东和福建,而中国鳗鱼的最大国际客户是日本,有数据表明,日本60%鳗鱼来自中国,而广东鳗鱼90%都是销往日本,数日前,日本海关在一批来自广东顺德的活鳗鱼里检出“硫丹”超标,随后,数十吨活鳗遭遣返,其他鳗鱼出口企业也因此受到牵连,徐富连就是受此风波影响的企业主之一。
据杭州市农科院水产研究所张研究员介绍,硫丹是种有机氯杀虫剂,能防治多种作物害虫,“一般来说,在养殖水产品时是不会大量用到这种杀虫剂的”,如果在水产品中被查出硫丹超标,可能是某种养殖鳗鱼的鱼药中含有硫丹成分,也有可能是养殖鳗鱼的水池内水土有问题。
面对“硫丹”事件,徐富连想起早些年鳗鱼出口生意的辉煌时期,徐说,每年的7月20日是日本人传统节日———鳗鱼节,一般来说日本进口商会在7月前大量进口鳗鱼。所以,每当到了5-7月,广东各家鳗鱼企业都会忙碌起来,“有时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一口”。但今年5月29日起,日本正式对中国出口农产品实施《农业化学品肯定列表制度》,“这个制度让鳗鱼出口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
对于徐老板的抱怨,张研究员解读为两大原因,一是中日两国检测技术不对称。中国现有大部分检测仪器的精度是ppm级,而日本已经达到ppt级,相当于可在100万吨农产品中检出1克农残。这就造成一些“不得检出项目”,在中国没有检出的,在日本就能检出。二是日方对水产品进口规定严格,同是食品,日本对大米中硫丹的残留限量规定为100ppb,大豆为1000ppb,而水产品的规定为4ppb。放下身价尝试内销据广州海关统计,从今年5月开始,较去年同期烤鳗出口量下降33.2%,6、7月降幅更达到73.3%和73.8%,活鳗出口量也开始下降,广东省出口活鳗以及冻鳗43吨,较去年同期下降52.2%,面对鳗鱼出口受阻的现实,一些鳗鱼企业开始尝试走内销之路。
据杭州近江水产农副产品批发市场严经理介绍,杭州市场上的鳗鱼主要来自福建、广东一带,因价格昂贵,食用量少,每天鳗鱼的到货量并不多。据鳗鱼等水产品经营户陈老板说,一条一公斤以上的鲜活鳗鱼的批发价达41元,虽然相比其他鱼种,鳗鱼价格仍较高,但较之去年,今年鳗鱼价格已下降了30%左右,这也许与养殖鳗鱼企业走内销之路有关。“走内销是消化出口阻力、退而求其次的方法。”选择内销的徐富连说,与出口的数量相比,鳗鱼在我国的销售量比较少,每年仅四五万吨,基本上都是活鱼销售。而出口的鳗鱼除了活鳗以外,还有大量的烤鳗,“目前国内的烤鳗企业很多,如果没有国外的定单,烤鳗厂基本上就处于停产状态。”对此,有关业内人士也表示认同。据悉,现在烤鳗企业一般按照日本人口味调配,调料也是用日本进口的,对于国内市场的销量,很多企业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眼睛只盯着国际市场,以至于鳗鱼出口受阻,便有些措手不及。”在措手不及时,面对供大于求的市场行情,一些企业为销货只好尝试内销之路,减少囤池量,放下身价抛货,今年下半年,杭州鳗鱼价格可能会出现大幅下降。南方渔网编辑:黄倩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新快报讯广东鳗鱼的出口正在受到挑战。日本新近实施的一项技术壁垒将大批的广东鳗鱼挡在了门外。就在两周前,日本在一批活鳗里检出“硫丹”超标,而这批活鳗来自广东顺德的一家鳗鱼企业。事后,数十吨活鳗遭遣返,其他企业出口的烤鳗也因此受到牵连。“硫丹”风波据广州海关介绍,两周前,日本口岸机构在广东顺德一企业的出口活鳗中,检出“硫丹”超标。据海关介绍,硫丹是一种高毒物质,养鳗户不可能直接向鱼塘投放“硫丹”。业内人士分析,可能是某些鱼药中含有此种违禁成份,或是鳗池水土有问题。有业内人士称,烤鳗厂并不负责鳗鱼苗的养殖,“污染环节一般出在养鳗那块,如果用的药不符合日本规定,就会导致加工出来的烤鳗不过关!”海关人士担心,目前国内检测技术还未能与日本完全对接。他说,在中国,现有大部分仪器的精度是ppm级,而日本已经达到ppt级,相当于可在100万吨农产品中检出1克农残。他说,一些“不得检出项目”,在中国没有检出的,在日本就能检出。广东省鳗鱼协会已提前向所有会员发出预警信息,提示风险。出口大幅下滑5月29日,日本政府酝酿多年的“肯定列表制”付诸实施。这项检测食品中农业化学品残留的制度涵盖了302种食品、799种农业化学品以及54782个限量标准。其中各项标准大约是现行全部规定的3-5倍,而且限量指标更为严格。据悉,日本的鳗鱼60%来自中国大陆,而鳗鱼大省的广东和福建此次受损尤为严重。据悉,广东鳗鱼90%都是销往日本。而这从海关的出口统计数据上可以得到印证。据广州海关统计,今年前4个月广东烤鳗出口实现了大幅增长,但从5月开始连续下降,较去年同期,5月下降33.2%,6、7月降幅更分别达到73.3%和73.8%。活鳗的出口同样也不甚理想。黄埔海关的数据显示,“肯定列表制”实施后,活鳗以及冻鳗出口也出现了大幅下滑,5-7月,广东省出口活鳗以及冻鳗43吨,下降52.2%。

广东90%鳗鱼出口日本

如今日本实施技术壁垒数十吨活鳗被遣回

这几天,徐富连时常紧锁眉头,这位做了五年鳗鱼出口生意的广东老板在为自家池塘里那群鳗鱼的出路而担心,他想找家浙江企业销货,如果时间退回到过去,徐老板是轻易不肯内销,他的焦急来自数日前发生在广东的活鳗“硫丹”超标事件。

数十吨活鳗被遣回

作为一种高档经济鱼种,鳗鱼是我国最大宗的出口水产品,其中,鳗鱼大省是广东和福建,而中国鳗鱼的最大国际客户是日本,有数据表明,日本60%鳗鱼来自中国,而广东鳗鱼90%都是销往日本,数日前,日本海关在一批来自广东顺德的活鳗鱼里检出“硫丹”超标,随后,数十吨活鳗遭遣返,其他鳗鱼出口企业也因此受到牵连,徐富连就是受此风波影响的企业主之一。

据杭州市农科院水产研究所张研究员介绍,硫丹是种有机氯杀虫剂,能防治多种作物害虫,“一般来说,在养殖水产品时是不会大量用到这种杀虫剂的”,如果在水产品中被查出硫丹超标,可能是某种养殖鳗鱼的鱼药中含有硫丹成分,也有可能是养殖鳗鱼的水池内水土有问题。

面对“硫丹”事件,徐富连想起早些年鳗鱼出口生意的辉煌时期,徐说,每年的7月20日是日本人传统节日———鳗鱼节,一般来说日本进口商会在7月前大量进口鳗鱼。所以,每当到了5-7月,广东各家鳗鱼企业都会忙碌起来,“有时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一口”。但今年5月29日起,日本正式对中国出口农产品实施《农业化学品肯定列表制度》,“这个制度让鳗鱼出口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

对于徐老板的抱怨,张研究员解读为两大原因,一是中日两国检测技术不对称。中国现有大部分检测仪器的精度是ppm级,而日本已经达到ppt级,相当于可在100万吨农产品中检出1克农残。这就造成一些“不得检出项目”,在中国没有检出的,在日本就能检出。二是日方对水产品进口规定严格,同是食品,日本对大米中硫丹的残留限量规定为100ppb,大豆为1000ppb,而水产品的规定为4ppb。放下身价尝试内销据广州海关统计,从今年5月开始,较去年同期烤鳗出口量下降33.2%,6、7月降幅更达到73.3%和73.8%,活鳗出口量也开始下降,广东省出口活鳗以及冻鳗43吨,较去年同期下降52.2%,面对鳗鱼出口受阻的现实,一些鳗鱼企业开始尝试走内销之路。

据杭州近江水产农副产品批发市场严经理介绍,杭州市场上的鳗鱼主要来自福建、广东一带,因价格昂贵,食用量少,每天鳗鱼的到货量并不多。据鳗鱼等水产品经营户陈老板说,一条一公斤以上的鲜活鳗鱼的批发价达41元,虽然相比其他鱼种,鳗鱼价格仍较高,但较之去年,今年鳗鱼价格已下降了30%左右,这也许与养殖鳗鱼企业走内销之路有关。“走内销是消化出口阻力、退而求其次的方法。”选择内销的徐富连说,与出口的数量相比,鳗鱼在我国的销售量比较少,每年仅四五万吨,基本上都是活鱼销售。而出口的鳗鱼除了活鳗以外,还有大量的烤鳗,“目前国内的烤鳗企业很多,如果没有国外的定单,烤鳗厂基本上就处于停产状态。”对此,有关业内人士也表示认同。据悉,现在烤鳗企业一般按照日本人口味调配,调料也是用日本进口的,对于国内市场的销量,很多企业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眼睛只盯着国际市场,以至于鳗鱼出口受阻,便有些措手不及。”在措手不及时,面对供大于求的市场行情,一些企业为销货只好尝试内销之路,减少囤池量,放下身价抛货,今年下半年,杭州鳗鱼价格可能会出现大幅下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