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火产养殖药物利用取药残操纵

图片 1

图片 2

工作中的杨先乐教授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养殖许可证在挪威,养殖场必须有渔业局颁发的养殖许可证才可以从事水产养殖。挪威的养殖许可证是由渔业局的7个区域办事处颁发,每个养殖证都有官方登记号。与中国正在推行的养殖证不同的是:养殖许可证明确了持有者的权利和义务,每个养殖许可证都标明养殖场的位置、养殖的品种和养殖的规模。没有养殖许可证,任何人不得随意建渔场,从事养殖活动。水产局定期检查养殖场的各项活动是否在养殖许可范围之内,有许可证的养殖场才可以销售渔产品给消费者,这个制度有力的保证了水产养殖是在政府控制下的有序健康地发展,从源头上避免了大规模的水产养殖疾病的暴发,大量减少了药物的使用。兽医的处方和处方的监督渔药的使用与中国有很大的不同,挪威的渔药使用受到严格监控。在挪威,治疗鱼病的药物必须通过有处方权的兽医开标准格式处方后才能购买。兽医标准格式处方有以下内容:开处方者的名字和身份证号;养殖场的养殖许可证号和养殖场的位置;药物使用的配方和使用的剂量;渔药的休药期:使用疫苗的情况。挪威没有专营渔药店,如果养殖场需要使用抗生素,杀虫剂等药物,必须到国家兽药研究所等单位开治疗鱼病处方,拿到处方后,只有两个渠道购买渔药,一是到国家授权的批发商药房,二是饲料厂购买。自2000年以后,药品批发商和饲料厂被强制要求必须向挪威公共健康研究所报告所有药品销售情况。对兽医的处方也有严格的监督,挪威法律规定,兽医必须将其治疗鱼病的处方复印件一周内上交食品安全局,食品安全局将处方中相关的信息储存到处方信息库中,向社会公布,保证渔药使用的公开透明。生产记录和产地证书养殖场必须将养殖的日常工作记录在案,药物的使用也必须记录,存档保存。产品出厂前必须贴有标签,且标签内容详细,应包括养殖场的编号、养殖品种、重量、等级和出场日期等。如果发现药残超标,根据这些资料可以追溯到产品的出处。疫苗的使用养殖病害是世界上各个国家和地区水产养殖发展中面临的共同问题,挪威也不例外,20世纪80年代挪威水产养殖业由于病害曾受到沉重性地打击,并大量使用抗生素进行抑制,主要的疾病有:鳗弧菌病(vibrioanguilarum)冷水弧菌病(Vib鄄riosalmonicida)疥疮病(Aeromonas鄄salmonicida)。1987年挪威全国水产养殖业在养鱼方面使用抗菌素达48.5吨。由于药物在鱼体内残留和积累危及到食用的安全性,社会公众强烈反对大量使用抗生素。因此,挪威政府鼓励研究部门和企业研究疫苗来预防疾病,经过了十几年的研究,目前上述四种疾病的疫苗已研制成功,并被广泛用于生产。疫苗可以注射使用也可以浸泡,四种疫苗能混合注射,一次注射后可以终生免疫。由于疫苗的大规模应用,抗生素的用量已经大大减少。1986年到2006年20年间,抗菌素的用量骤降到1215千克,而鲑鱼产量则由4.6万吨上升到65.2万吨。屠宰上市前的公示按照挪威渔业法规要求,养殖鱼上市屠宰前。必须上报食品安全局标准式样的屠宰公示。公式表包括以下信息:登记的养殖场数量;登记的加工厂数量;屠宰的日期、数量;12月内对养殖品施用药物的情况等,且用药信息必须与处方数据库中药物使用数据相吻合。药物检测挪威执行渔用药物残留的机构是挪威国家营养与海产品研究所。它是挪威具有行政职能的水产品质量检测与营养的研究所,原来隶属于渔业局,由于2004年挪威食品领域改革,地位显著上升,目前与挪威渔业局、挪威海洋研究所一起隶属挪威渔业部。N1FES有非常现代化的实验室,检验设备一流,下设有分子生物学实验室、微生物实验室、化学实验室、毒理实验室和营养实验室等,检验标准与国际接轨。处方数据库显示的12个月内使用药物的养殖产品,上市前必须通过挪威国家营养与海产品研究所化验,进行强制检测。除此项强制药残分析外,其他养殖场抽样标准和分析检测标准主要执行欧盟标准,检测的主要数据有药物残留、激素、有机和无机污染,霉菌毒素;微生物和寄生虫等。所有样品的检测和监控数据都储存在挪威国家营养与海产品研究所的网站数据库中(www.niles.no),向社会公开发布。挪威从1998年开始执行欧盟标准检测。1998年检测样品1545个,2004年检测样品5550个,2005年检测样品6520个。1998年到2005年的8年间,共检测样品2.6万个,检测结果显示:没有发现药物残留(包括无违禁药物使用和无超标使用抗生素);重金属含量如Hg,Cd,Pb含量远低于欧盟制定的最大残留限量;没有检测出生长激素的使用水产品有机氯污染物的含量低于欧盟规定的最大残留限量没有检测出霉菌和染料。从地域上看,挪威只是一个小国,却能以惊人的水产品出口量取得世界第三的排名,可以说是以上数据显示出的挪威水产品质量安全状况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亚洲国家水产养殖有悠久的历史。过去几十年里,水产养殖已经从亚洲快速扩展到世界其他地区并出现了许多先进的养殖技术。2004年全球食品供应中,水产养殖产量是5.94×107t。其中,中国的水产养殖产量4.13×107t,是世界最大的水产养殖国,占世界总产量的69.9%。亚洲的其他国家和太平洋地区水产养殖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百分21.9%;西欧国家2.1×106t,占世界总产量3.5%;中欧和东欧地区的产量是2.5×lO5t,占世界总产量0.4%;拉丁美洲、北美洲和加勒比海产量分别占世界总产量的2.3%和1.3%。东非、北非和非洲沙哈拉沙漠南部地区分占世界总产量的0.9%和0.2%。在过去的几年里,挪威水产养殖产量年均增长近25%,2007年水产养殖产量达到7.5×105t。挪威最重要的养殖种类是大西洋鲑(Salmosalar),其他主要养殖种类还有虹鳟(S.gairdneri)、大西洋鳕(Gadusmorhua)、大西洋白点鲑(Salvelinusalpinus)、大西洋鳙鲽(Hippoglossushippoglossus)等。此外,还有小规模的牡蛎(Ostreaedulis)、欧洲大扇贝(Pectenmaximus)、贻贝(Mytilusedulis)等贝类养殖。水产养殖产量在全球包括鱼类、甲壳类、贝类和其他水产动物的水产品供应中占有非常大的比重,而且该比重还在持续增长,2004年已占到总产量的32.4%。2004年鱼和各种海产品世界贸易量创历史记录,产值为715亿美元,比2000年增长23%。对虾依然是最重要的贸易产品,占到海产品贸易量的l6.5%,也是2002-2004年贸易量增长最快的种类,年增长28%。与其他的生物种类一样,鱼类也容易遭受各种疾病的侵袭,其中包括传染性的疾病。传染性疾病对水产养殖是个巨大的挑战,它会导致养殖业巨大的经济损失及影响动物的品质。养殖的水生动物可能被病毒、真菌、细菌及内部外部寄生虫感染而导致疾病。水产养殖业的病毒性疾病是全球性的问题,但由于目前没有有效的药物来治疗病毒性疾病,因此不需要使用药物治疗,除非出现误诊。真菌疾病是淡水养殖的主要问题,需要用抗真菌药物治疗。目前最常见的真菌病是水霉病(Saprolegniasp.)。这种真菌病在古时的一些淡水养殖鱼中就比较常见。除了病毒和真菌外,还有超过100种的细菌与海淡水养殖疾病有关。在世界范围内水产养殖最大的经济损失由嗜水气单细胞菌(Aeromonashydrophila)、杀鲑气单胞菌(A.salmonicida)、黄杆菌(Flavobacteriumsp.)、屈杆菌(Flexibactersp.)、Tenacibaculumspp.、迟钝爱德华氏菌(Edwardsiellatarda)、海鲡发光菌(Pasteurellapiscicida)、鲑肾杆菌(Renibacteriumsalmoninarum)、链球菌(Streptococcussp.)、鳗弧菌(Vibrioanguillarum)和鲁氏耶尔森菌(Yersiniaruckeri)等细菌引起。在温水养殖中,最严重的细菌病是疖疮病(A.salmonicida)、冷水弧菌病(V.salmonicida)、鳗利斯顿氏菌(Listonellaanguillarum)、鲁氏耶尔森菌。许多外部的细菌感染由粘放线菌(Moritellaviscosa)、黄杆菌、屈杆菌等引起。在中国,水产养殖业中最大的损失是由嗜水气单细胞菌,对虾弧菌(V.penaeicide)、鳗弧菌、副溶血性弧菌(V.parahemolyticus)、嗜纤维粘细菌(Cytophagacolumnaris)、点状产气单胞菌(A.punctata)、多子小瓜虫(Ichthyophthiriusmultifliis)、锚头鳋(Lernaeaspp.)等引起。嗜水气单细胞菌、嗜纤维粘细菌、锚头鳋、多子小瓜虫是淡水养殖的最大威胁;而副溶血性弧菌、对虾弧菌,鳗弧菌对海水养殖危害最大。在挪威水产养殖中,冬天溃疡病是造成大西洋鲑近年来损失最大的疾病。此外,由浅绿气球菌(Aerococusviridans)引起的加氏病曾是龙虾(Homarusgammarus)养殖最大的威胁。挪威目前已经应用了有效的疫苗来预防大西洋鲑最主要的几种细菌病、病毒和寄生虫。但是,海虱虫(Lepeotphtheirussalmonis)仍是目前最危害性最大的疾病,在海水养殖中,当温度升高时,大西洋鲑的虱虫病和绦虫病等寄生虫病需要抗生素来治疗,而在施用疫苗时,也会同时使用麻醉剂。1治疗性药物使用治疗性药物在世界各国水产养殖业使用的情况,如应用的药物种类和数量等信息还很难得到,只有少数国家能够提供出可靠的且公开的水产养殖业应用的药物数据。挪威于2O世纪8O年代中期开始公开发布水产养殖使用药物的详细数据及报告。其另数据的搜集,处理和颁布是由1987年开始实施的监控系统来执行。这一监控系统正在逐渐完善,未来将全部实现电子信息化。这一监控系统(系统的关键控制点,将在下面药物控制部分阐述),实现了对抗菌药、抗寄生虫和麻醉剂等药物数据的准确处理。1980-2007年抗菌素、抗寄生虫药物、麻醉剂使用与鲑养殖产量变化的对照见图1~图3。由图1可见,l980-2007年,抗生素使用大量减少,鲑的养殖产量却大幅度增加。近十年来,挪威水产养殖业有了巨大的增长,1980年养殖鱼的产量是7500t,至2007年养殖鱼产量达到7.5×105t,年平均增长近25%;2007年水产养殖中抗生素的用量与1987年相比,使用的数量大幅减少,最主要的原因有两点:一是养殖场中防病疫苗有效的使用;二是选择了最佳的养殖场址及养殖场卫生条件有效的改善。2007年,挪威养殖场使用的抗菌药数量:恶喹酸406kg;氟苯尼考139kg;氟甲喹18kg;土霉素19kg;盐酸林可霉素67kg。使用方法是治疗性药物加入饲料中做成药用饲料投喂。近2O年,比较抗生素使用在鱼和其他动物及人疾病治疗上,有了巨大的变化,1987年,超过1/2抗生素用在养殖鱼疾病的治疗,至2007年,只有极少部分抗生素用于鱼的疾病治疗上。2007年使用了下面的抗寄生虫的药物来治疗虱虫病:Cypermetrin30kg;敌灭宁29kg;因灭丁73kg。治疗内部绦虫使用芬苯达唑1kg;吡喹酮使用94kg。由于使用疫苗预防鱼类的疾病,伴随着鱼产量的增加,麻醉剂的使用量也在增加。2007年使用了麻醉剂:苯唑卡因700kg,鱼保安1214kg。在中国,水产养殖药物管理是由渔业主管部门和兽药主管部门管理。中国的水产养殖面积为世界第一位,但目前中国的水产养殖的特点是规模小且分散,一家一户的小规模养殖占很大比例,许多养殖户的健康养殖意识还不高,水产养殖用药非常难于管理,使用在水产养殖药物的准确数量和种类难于统计。近几年出现的水产养殖品药物残留事件已经引起政府相关部门和消费者的高度关注,政府一方面在加大水产养殖安全用药的宣传力度,另一方面在抓紧制订保证包括水产品在内的食品安全的法律保障和监管体系。在美国,水产养殖的药物使用是由食品药品管理局和美国环保署来管理。食品药品管理局评估药品的使用对人健康的影响,而美国环保署则负责评估药物使用对环境的影响。目前仅有7种药品被允许使用在水产养殖上。分别为福尔马林、鱼保安、绒毛膜促性腺激素和4种抗菌素(土霉素、磺胺甲嘧啶、磺胺甲氧吡哒嗪和Ormethoprime混合物)。这些药物不能用于预防,只能用于治疗。2001年、2002年美国抗菌素用量分别是32540kg和24474kg,分别占美国兽药销量的0.4%和0.3%。2法规很早时间人们就认识到水产养殖治疗药物的使用会给环境带来负面影响,也对人们的身体健康带来潜在的威胁。如产生毒性反应,过敏反应,使人体产生耐药性等。很多国家和国际组织均已制定了法规来管理药品使用和确保水产品的质量安全。然而,也有一些国家制定了法规,但法规制度并没有有效执行,而一些国家根本没有法规可以遵循。在建立的国际法规中重要的一点是科学建立休药期。休药期指的是停药后到商品鱼上市的时间。各种药物均有明确的休药期。在水产养殖中,多数养殖种类药物的消失取决于水温,因此休药期长短的设定要根据养殖水域的温度来调整,水域温度低,休药期相应要比高温水域的休药期要长。为防止鱼类个体间的药残消除时间的差异,停药期的设定比理论值要适度地延长。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是联合国创立的国际组织,隶属于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联农组织,目的是保护消费者健康和保证公正食品贸易。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的食品中兽药残留委员会负责协调制定包括水产养殖品在内的人类食品中药物残留可接受的限量,这些可接受的药物残留浓度被称为最大残留量。最大残留量是基于对毒性的评估和食品消费反馈信息的基础上制定的。低于最大残留量的食品不会对人类健康产生负面影响。药物最大残留对个体和群体都有规定,如鲑类。欧盟的立法中也包含了对药物残留的规定。除了对食品安全总体论述外,对治疗性药物使用还有许多具体的指令。如欧盟指令EC2377/90和96/23。欧盟生产指令EC2377/90是描述欧共体动物源性食品建立兽药残留的最大残留量的程序。最大残留量是由欧洲药品管理局协助建立的,欧洲药品管理局负责协调对全欧盟的医药产品评估和指导,也负责药品对水产养殖上治疗性药物的科学的评估。具体药品的信息可以在欧洲医药品管理局网站上查找(www.emea.europa.eu/index/indexv1.)。按照欧盟规定,欧盟每个成员国对欧盟外生产的进口食品要进行一定数量的检测。100t的产品至少要抽检一个产品,而且产品的取样要在每个国家不同生产区域进行。欧盟96/23指令对药物合法使用有详细的阐述,规定生产中不能使用生长激素,不能检测出有机、无机化学污染物、霉菌毒素和染料。欧盟的每个成员国必须呈交药物使用的年度报告,欧盟指令96/23/EC为欧盟成员国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标准药残控制方法。抗生素的使用是目前水产养殖业最受关注的食品问题。在水产养殖中使用的抗生素,通过食物链可以传递到人,引起人体的耐药性。人类的病原菌抗生素耐药性的加重与农业生产中抗菌素的使用是部分相关的。对此许多作者都有阐述。抗生素在水产养殖上的使用也可能会引起人类抗药性的增加,但其影响程度尚却难以评估。近2O年,中国的水产养殖业发展非常迅速,目前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水产养殖国。但随着养殖规模的扩大和产量的增加,养殖水产品中药物残留现象时有发生,一些养殖户超标使用抗生素,少数人甚至在养殖中使用违禁药物,已经引起了消费者对养殖水产品质量安全的担忧。造成这种状况的最主要原因是中国尚未建立完善的水产品监管体系和法律保障,也缺乏实用性强、快速、简易的先进的检测技术。目前,包括水产品在内的食品安全问题已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政府正投人更多的资金和人力,如《辽宁省水产品质量安全管理办法》经2007年8月6日辽宁省第十届人民政府第73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已在2007年1O月10日起施行。中国政府通过借鉴国际经验,建立完善的法律规章和监控体系,对食品生产的全过程进行监控管理,从源头上确保食品安全。3药物控制鱼类、贝类和甲壳类药物残留检测的方法是基于微生物学、免疫学和化学原理来进行。微生物方法是常规检测的方法,是基于一些药物对细菌的生长能力的抑制来设计。不同的试验菌在最佳的培养基状态下对某些药物有特定的敏感度。如果样品中含抑制细菌生长的药物残留,在接种后,可以观察到一个区域无细菌生长。鱼的药残检测表明同一个体中肝脏的药残水平要高于肌肉组织,因此优先采用肝脏来检测药残。微生物检测方法可以检测出药残的大致范围,但敏感度不高。对于微生物方法检测呈阳性的和不确定的样品应该用更敏感的更准确的化学方法来证实。包括免疫学在内的许多方法都被应用到药残检测中,但化学的方法被认为是最准确、最实用的方法。有一系列的化学检测方法可以在药物检测中应用,如采用液相和气相色谱与质谱的组合,并采用各种检测器来检测(紫外线检测器、火焰离子化检测器、电子捕获检测器等)。与微生物学的检测方法相比,化学方法更为准确,可以检测至更低的浓度。在中国,主要是应用化学方法检测水产养殖药物,检测标准有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标准中水产品禁用的兽药与水产品中渔药的最大残留量基本上与欧盟标准一致。挪威国家营养与海产品研究所的检测水产养殖药物主要采用微生物和化学方法。微生物学的方法是一种快速的检测方法,灵敏度为200~400ng/g。由于肝脏组织的抗生素浓度高,因此,肝脏被用于微生物法检测抗生素的材料。化学方法是更准确、更灵敏的检测方法,挪威国家营养与海产品研究所采用的化学方法是液相和气相色谱分离技术,并结合各种检测器来测定。2006年,挪威水产养殖药物残留监控项目中,共检测5106个样品。检验样品的参数指标值见表2。对于大多数参数指标,每个检验样品包括从5个单体鱼收集的受验材料。结果表明,受检测样品的药残均低于检测下限。挪威国家营养与海产品研究所的检测结果每年都上报到挪威国家食品安全局,并在网站上公开发布。挪威保证水产品质量安全有许多有效措施,其中水产养殖品药物检测是挪威水产养殖药残控制重要措施之一。此外,挪威还采取颁发养殖许可证,严格水产养殖场管理,治疗鱼病用药由兽医和养殖专家开具处方等办法控制药残。这些方法均有效地保障了水产品质量安全。4结论世界上除了非洲沙漠地区外,都在发展、扩大和加强水产养殖。虽然世界人口对水产品的需求在增加,但渔业的捕捞产量已经平稳,多数的渔业捕捞区域已经达到最大的捕捞强度,不能满足人类对El益增长的水产品的需求,唯水产养殖仍有巨大的潜力来满足人们对水产品的需求。然而,为达到这个目标,水产养殖业和水产养殖业者也面临巨大的挑战,目前发展的趋势显示,水产行业不断加强和多样化,不断有新的种类出现,不断改变系统和现有的操作模式。市场、贸易及消费者的偏好引导行业的发展,即消费者强烈需求安全健康的水产品。这就要求对水产行业要增加法规制度建设力度并进行有效地执法。目前,越来越多人意识到生产者的参与的重要性,没有生产者的参与,法规制度的建设和有效执行就不可能实现。水产行业的法规制度建设及渔业生产者与渔业协会通过自我规范是未来提升水产品质量的最重要的因素。

摘要:对虾产业是我国水产养殖出口型支柱产业之一。对虾的产品质量安全一旦出现问题,便会严重地影响我国对虾产业的发展,甚至会扼杀我国的对虾产业。解决对虾病害的药物防治和确保对虾产品质量已成为我国对虾产业发展的瓶颈之一,也是我国水产工作者不懈努力的目标。本文结合国内外有关渔药在对虾上使用及对虾产品药物残留限量的法律法规,阐述了我国渔药在对虾养殖上的使用现状及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渔药安全使用和对虾产业发展的一些相关建议。

我国是对虾养殖大国。2002年,我国对虾产量就占据了世界首位;2007年,我国养殖对虾产量高达126.79万吨,占全球养殖对虾产量的31.32%;2008年,我国养殖对虾产量占据全球养殖对虾产量的份额更是高达37%。随着对虾产业的迅速发展,病害问题也逐渐凸显,对虾发病率高,渔药用量大己成为对虾养殖中的一个重要问题。渔药残留牵系着对虾产品的质量安全。我国对虾产业是一种依赖出口型产业,随着出口量的不断增大,各主要进口国家、组织对我国对虾产品的药残检测也越来越严格。近年来,因为药残导致对虾出口受阻的事件屡见不鲜。

2001年,因从中国的对虾产品中检出氯霉素,欧盟于2002年先后通过两个决议2001/699/EC和2002/69/EC,对中国进口所有虾产品自动扣留,进行强制批检,后又决定暂停进口我国对虾产品在内的所有动物源性产品。据不完全统计,此事件导致我国对虾产业直接损失3.8亿美元。更严重的是除欧盟外的虾类产品主要进口国美国和日本也纷纷效仿,加大对我国出口水产品(包括对虾产品)检测力度,一时间,我国出口水产品在国际消费者心目中形象大打折扣,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后续影响。2006年日本施行《肯定列表》制度,严查水产品等食品药残事故,我国输日对虾产品因此剧减;2007年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以“中国输美水产品多次被查出潜在危害性残留物质”为由,对我国包括对虾产品在内的5种水产品实行自动查验制,严重增加了我国输美对虾产品成本,降低了我国对虾产品的市场竞争力。

主要进口国上通过设置绿色壁垒来限制我国对虾产品出口,给我国对虾产业提出了新的要求,也带来了新的难题,如何利用我国的优势,解决难题,将是我国对虾产业发展的必经之路。

一、国内外有关渔药在对虾上使用及对虾产品药物残留限量的法律法规

1.国内相关法律法规
我国对虾用药主要参照渔药有关规定和标准管理。国内渔药主要依据《兽药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兽药典》2005年版、《国家兽药质量标准》2003年版和2006年版以及农业部根据这些法规、标准相继颁布的农业部193号公告、235号公告、278号公告、596公告、627号、784号、850号、910号公告、农业部31号令《水产养殖质量安全管理规定》、农业行业标准《无公害食品水产品中渔药残留限量》(NY5070—2002)及《无公害食品渔药使用准则》
(NY5071—2002)等政策进行管理。
这些政策对我国渔药的生产、销售经营、使用均作出了较为详细的规定。
其中《兽药典》、《国家兽药标准》和农业部596公告《首批兽药地方标准升国家标准目录》以及农业部627号、784号、850号、910号公告中的《渔药地标升国标产品目录》,对我国可使用的渔药种类也做出了规定。根据这些政策,截止至2007年10月10日,我国在水产养殖过程中允许使用的国家标准渔药制剂约共有包括消毒类剂、抗微生物药、杀虫驱虫类药、中草药制剂、调节水生动植物代谢或生长的药、环境改良剂、水产用疫苗等七大类产品179个,从2008年起,地标升国标渔药经评审开始正式转为国标渔药,大约有140余种渔药可以成为真正的国标渔药。
此外农业部193号公告《食品动物禁用的兽药及其它化合物清单》、235号公告《动物性食品中兽药最高残留限量》、278号公告《兽药国家标准和专业标准中部分品种的停药期规定》、农业部31号令《水产养殖质量安全管理规定》和农业行业标准《无公害食品水产品中渔药残留限量》(NY5070–2002)则对渔药休药期、水产品渔药残留限量做出了规定。
而《无公害食品渔药使用准则》(NY5071–2002)则对无公害水产品养殖过程中渔药的使用做出了规定。其规定了26种无公害水产品养殖中常用渔药名称、使用方法以及休药期等,另外还规定了林丹等32种渔药禁止在水产养殖中使用。

2.主要对虾产品进口国(组织)对渔药的有关规定
世界三大对虾产品消费市场是美国、日本和欧盟,其中美国是对虾产品进口第一大国,2006年,美国进口对虾产品超过50万吨。美国对虾药物使用的监管部门主要是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其依据美国《联邦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美国药典》、《用药指导》等法律规定对兽药进行管理。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允许对虾养殖中使用络合铜制剂、醋酸、次氯酸钙、碳酸氢钠、氧化钙、土霉素等少数几种药物‘41。目前美国仅批准了1种杀虫剂,3种抗生素用于水产疾病治疗,并要求不得用于预防。其中用量较大的为土霉素(Oxytetracycline)和奥美普林(Ormetoprim)。
日本渔药管理政策主要是《药事法》、《阿片法》、《麻醉药品控制法》、《肯定列表》及日本农林水产省每年发布的《日本渔用药物使用指南》‘51。其中每年一报的《日本渔用药物使用指南》对渔药使用的规定最为具体,其具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针对不同的水产动物,允许使用的药物也不尽相同,根据最新的第22报(2009年2月25日发布实施),其批准的对虾使用药物仅包括抗菌药盐酸土霉素、恶喹酸2种,以及通用胆汁酸制剂2种、维生素制剂8种和麻醉剂1种。
目前欧盟国家现行的渔药管理法规主要有:欧盟兽医药品法典(欧洲议会和理事会指令2001/82/EC)、巴黎罗马布鲁塞尔条约(TreatyofParis1951,Rome1957andBrussels1965)、欧盟中央注册程序法规(Regulation2309/93/EC)、欧盟动物性食品中兽药最高残留限量的共同程序
(Regulation2377/90/EEC)、监控活动物体内和动物产品中某些物质和残留的措施(欧洲理事会指令96/23/EC)和欧盟饲料添加剂指令(Directive70/524/EEC)等。欧盟国家养殖品种较单一,主要以鲑科鱼类为主,其在水产养殖中大量使用疫苗预防鱼病,通过疫苗的大量使用来降低抗生素等化学药品带来的药残问题。

3.我国与美日欧渔药管理相关政策的差异
根据以上情况,可以看出,美日欧与我国在渔药管理政策上存在较大的差异。
首先,美日欧允许使用的渔药数量较我国少。目前美国仅批准了1种杀虫剂,3种抗生素用于水产疾病治疗;日本水产养殖业较为发达,批准的渔药数量较多,有48种,但是这48种渔药对所使用的对象有较大有限制,大部分只允许在1~2种养殖对象上使用,允许在对虾养殖上使用的药物仅有13种,抗生素类药品只有2种。而目前我国允许使用的渔药为179个,而且未根据水产养殖品种设定用药范围。当然,我国所允许使用的渔药种类多与我国水产养殖品种多、养殖产量大、养殖面积大、养殖模式多样密切相关,所反映的正是我国水产养殖病害防治的巨大需求。
其次,美日欧兽药管理体制较我国完善,多头管理情况少[81。美欧水产养殖规模不大,渔药基本归属于兽药进行管理。.美国兽药管理部门主要是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其它参与兽药管理部门诸如农业部(USDA)、环境保护局(EPA)、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等均只在其辖区内合作或协助FDA开展工作。欧盟负责兽药管理有三个部门,即欧盟委员会常委会、欧洲药品评估机构(EMEA)和欧洲兽药委员会(CVMP),但是前二者主要负责提出行政意见和相关法规起草,主要管理工作仅由欧洲兽药委员会执行‘71。日本水产养殖规模较大,其渔药主管部门是农林水产省。而我国水产养殖规模如此之大,但渔药生产、销售和使用环节由农业、畜牧兽医、水产、卫生、工商、环保等多个部门直接或间接监管,各部门间缺乏有机有效地协调机制,且无一个部门能够进行统筹管理。
第三,美日欧渔药使用实施用药处方制,对违规用药处罚颇为严厉。美国渔药使用需遵照1996年颁布的《美国兽药用药诠释法》(AMUDUCA),其中对兽药用药处方制度进行了规定。在欧盟,欧盟兽医药品法典(欧洲议会和理事会指令2001/82/EC)规定“终端用户只能凭处方从执业兽医或者药剂师处取得处方药;非处方药由终端用户直接使用,处方药必须由执业兽医使用,终端用户使用处方药必须在执业兽医的指导下进行。日本兽药管理体制大部分来源与美国,但是因其水产养殖规模较大,在渔药使用管理时,日本农林水产省强调渔药使用过程中必须做好用药记录,用药记录中需包括用药时间(年月日)、用药场所(网箱及池塘编号等)、用药水产动物的种类及数量、使用的药品种类(有效成分或品名)、用量、可起捕上市时间。另外,美日欧对违规用药处罚颇为严厉。如日本规定违反渔药“使用基准”者,可根据“处3年以下的徒刑或罚款200万日元以下罚金,或者两者并罚”的规定予以处罚。

4.我国与美日欧水产品药物残留限量比较
我国规定了20种渔药在水产动物体内的残留限量及32种不得检出的禁用药物。由于我国药物残留标准制订时充分考虑了欧盟的相关标准,故我国渔药残留限量所涉及的渔药种类和残留限量标准大部分与欧盟一致。但仍有10余种药物在水产品上未制定残留限量,如氯苯唑青霉素、双氯青霉素等。美国现今规定了22种渔药在水产品中的最大残留限量,与我国相关标准相比,氟苯尼考、阿莫西林的限量值低于我国标准,土霉素、红霉素、磺胺类等药物品种的限量值与我国相关标准一致。另有10余种药物我国尚未制定残留限量标准。日本是现今世界上对水产品药残检测指标最多的国家,其对进口水产品检测十分苛刻。日本2006年开始实施《肯定列表》制度,对我国出口的水产品进行严格抽查,《肯定列表》规定,在水产品中不得检出的药物有孔雀石绿、呋喃唑酮、呋喃西林等22种,残留限量标准(包括暂定标准)一共有757种,包括了我国现今对虾病害防治过程中的大部分化学渔药。另外根据《肯定列表》,同一种药物在不同水产动物体最大药残限量也不同,如氟苯尼考在鲈形目内最大残留限量为0.03mg/kg,在鲑形目、鳗鲡目等其它鱼类最大残留限量为0.2mg/kg,在贝类、甲壳类动物最大残留限量为0.1mg/kg。

第一页 1 2 3 下一页 最后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