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罗非鱼养殖户的链球菌病防控梦想_鱼类专题(罗非鱼专题)

图片 1

记者周见喜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在增城市小楼镇罗非鱼养殖户赖冠霖看来,链球菌不可能是绝症。赖冠霖开始观察死鱼,并做了解剖,在翻看医书之后,他按照中医理论,制定了一套配方。“病鱼眼睛突出,肝胆肿大,这个在中医里面叫做机体中毒,只要将这种毒素排出去,病害自然就会消失。”于是他一边去附近的山上采摘草药,一边去附近的市场购买部分原料,一个关于链球菌病的配方就这么出来了。“整个配方主要功效就是排毒,全部原材料都是中草药,像大青叶、穿心莲之类的具备清热解毒功效的草药,总共在11种左右。”赖冠霖将原材料找齐之后,煮水之后拌入饲料里面,然后再投喂给罗非鱼。“效果很不错,大概在用了1个礼拜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死鱼。”

2011年1月21日,广东增城市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池塘边,有人告诉农财宝典记者,他找到罗非鱼链球菌病的防治方法了。

说这话的人叫赖冠霖,是增城的罗非鱼养殖户。和众多养殖户唯一不同的是,他是一个出身于中医世家的养殖户,而他所说的链球菌防治,也和他的中医知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赖冠霖说,2011年他想免费提供自己的秘方,让更多的人知道链球菌病并不是绝症。“我会出资1万元,给那些需要的养殖户或者种苗场,之后再制作成成品药推广。”

这就是一个养殖户之于罗非鱼链球菌病的梦想,我们姑且听之。

因生计“误入”水产

赖冠霖出生于中医世家,用他自己的话说,“我的爸爸,我的爸爸的爸爸,在再往上的爸爸,都是中医。”而到他这里,这种延续戛然而止,记者问他不从事中医的原因,他回答得很现实,“为了吃饭。”

赖冠霖也学了一点点中医,但是觉得这个行当越来越难做,“一个人吃饭没有问题,但是想要养家就很难了。”迫于生计,学市场管理的他选择了到一家饲料添加剂厂做业务员,从而开始了解水产养殖,“有点误打误撞的味道。”

1996年,在珠海的某家知名添加剂厂做了2年业务员后,回到增城参加投标并且成功承包了28亩池塘。但是他的养殖并不是那么顺利。“养殖的前3年,一直不顺,不是鱼养不大,就是养不活,根本不懂技术。”赖冠霖那时候连投苗也不知道什么密度,水质也不太注重,所以养殖成功率很低。

“赚钱的那一年是在2001年,我记得很清楚,第一次卖鱼赚了1万元,终于大概摸清楚了罗非鱼的养殖技术。”这一年之后,赖冠霖的养殖越来越好,养殖面积也越来越大。“我每年都挖新塘,最多的一年挖了120多亩。”开挖到现在,他的养殖面积已经有300多亩。

“我又看好了一块地,而且已经谈好了,3月准备再挖100亩鱼塘。”赖冠霖说,他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凡事我喜欢赌一把。”也正是因为这个性格,让他在近几年的罗非鱼养殖行情的波动中尝到了一些甜头。2008年冻灾以及去年延续到现在的罗非鱼高价,他都正好赶上。“2008年的时候,很多人的鱼都冻死了,我的没有,正好碰上了好价钱,多赚了50万。去年的鱼价也很好,但是我觉得过完年价格会更高,所以到现在还留着,普遍都有1.6斤一条,等过完年再卖,价钱差不了。”

赖冠霖告诉记者,他很看好水产行业,会继续做下去。“水产这个东西和其他消费品不一样,它一直都需要,而且养殖面积越来越少,所以会越来越值钱。”

一场病害激发的链球菌防治

2010年,罗非鱼链球菌病横扫而来,让他初次尝到了“病害猛如虎”的感受。然而,也正是因为有了这场病害,才有了现在他所说的防治链球菌的特效秘方。

“去年农历7月的时候,我养的几塘罗非鱼同时发病,第一天死几条,我没在意,第二天死了100多条,第三天,有一口塘的鱼全部死光了。”说起这些,赖冠霖很痛心。他告诉记者,当时只是听说这个病很厉害,没想到发病死亡会这么严重。在用了几次外面卖的药之后,赖对外面药店的药失去了信心,但是他和别人不同的是,他没有选择卖鱼,因为在他看来,链球菌不可能和大家所说的不能治疗,“一定有方法的,只是还没有人找到而已。”

赖冠霖坚持认为,通过中医完全可以治愈这个病,于是开始他的研究之路。“我不停地搞不同中草药搭配试验效果,自己先喝过感受味道再喂给鱼吃,终于有一天,发现有效果了。”赖告诉记者,他的配方原料全部运用中药材,“有些是从山上采的,有些现在采不到的就从店里买。”对于配方的具体内容,他说现在还不能透露,“但肯定有大青叶和穿心莲这两种东西,其他的还有很多,都是中草药。”赖冠霖告诉记者,根据中医理论,肝胆出现问题,必定表现在外部就是眼睛有问题,肺部有问题的话就表现在鼻子和皮肤上,“所以我一看到罗非鱼眼球凸起,就知道这种病和肝胆脱不了关系。”

赖冠霖说,他这是用治人的方法在治鱼,效果还可以。“后来我又有一塘鱼发病了,用自己配的药喂了2个星期之后,鱼开始不死了,到现在已经长到1.6斤了。而且有很多朋友都开始到我这来求教。”说起这些,他有些兴奋,言语中透出一股自豪。

计划免费推广秘方

对于自己独家秘方,赖冠霖坦言,现在还有一些不足的地方。“比如说这个药必须要等到鱼定点吃饲料使用才有效,因为是中药材熬水之后浸泡饲料投喂。而且味道很苦,适口性不太好。”

“我这个药方除了有效之外,还很省钱。”赖冠霖说,根据他去年使用的经验,一口20亩的塘,从发病好到治好的2个星期里,总共的花费不到500元。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我之前用药厂业务员卖的药,一口20亩的塘一天就要花掉120多元,而且要持续用1个月,到最后还没有效果。”他笑言,如果按照这种治法的话,那养殖户纯粹是在给药厂打工。

虽然对自己的药充满了信心,而且想要进行推广,但是因为知道靠自己一个人肯定没办法大面积推广,赖冠霖希望帮助寻找合作伙伴,共同推广这种药品。“我可以自己先出几万元,找厂家加工成包装袋的药品,然后免费给需要的养殖户使用,让大家看看这种药有没有效,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合作。”赖冠霖曾经对做卖鱼苗的朋友说,你给我最差的、发病最厉害的苗,看我怎么用自己的秘方治好病把鱼养大。

赖冠霖还建议,养殖户如果对他的药信心不足,可以试用来预防一下。“虽然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秘方,但是我敢说我是增城第一个解决了罗非鱼链球菌病的人。”在记者离开之前,赖冠霖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