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减三散氰胺却删减本钱 专家忧心三散氰胺流背饲料业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饲料业顺利走出三聚氰胺事件的阴影了么?没有。近期,一个消息让国人倍感震惊:三聚氰胺毒奶粉重出江湖了。据悉,这批毒奶粉正来自2008年全国清查的漏网之鱼。当年部分奶粉经销商手中尚存有大量有毒奶粉,由于监管体制的漏洞,他们躲过了“监管风暴”,随后纷纷向外界低价倾销。这与饲料业有何关系?关系极大。本报曾刊发专题报道,揭露饲料业的一些人违法添加三聚氰胺,在业界引发轩然大波。近日,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对媒体透露,2009年6月,曾有一福建饲料商从奶粉经销商手中购买了六七万吨三聚氰胺严重超标的奶粉,准备用作饲料。简言之,饲料业曾是三聚氰胺的主要倾销市场之一,毒奶粉重新露面,饲料业也务必严阵以待。山雨欲来风满楼。广州市、东莞市已经在饲料业开展紧锣密鼓的普查。笔者曾乐观地认为,三聚氰胺毒奶粉一去不复返了,我们已经轻舟快马进入安全的“后三聚氰胺时代”。看来,言之过早,作为一头触目惊心的凶猛动物,三聚氰胺现象尚未进入历史的博物馆。它潜伏着,酝酿着,随时准备把得意洋洋的我们扑倒在地。就三聚氰胺问题,笔者曾无数次与饲料业人士激烈地“探讨”。许多人提起来就忿忿不平,“媒体乱报,害了奶业还不够,还要害饲料业吗?”悲哉!苍蝇永远厌恶拍子,蜜蜂从来不惧荆棘。是某个行业的销售和盈利重要,还是整个民族的生命健康重要?是某些奶企自取灭亡,还是媒体无端坑害了它们?也许中国的媒体存在诸多缺陷,但在报道三聚氰胺一事上,他们问心无愧。没有媒体执着地追踪和挖掘,中国的婴儿和动物还得在沉默中忍受有毒食物多少年,无人知道。而事实也再度证明,依赖监管和良心都不太靠谱,只要社会的聚光灯稍微转移一下目标,阴暗之物就会按捺不住寂寞。《资本论》中有一句脍炙人口的名言,“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这句话拿来形容三聚氰胺毒奶粉的死灰复燃,可谓恰如其分。当然,许多行业人士感到委屈。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们干干净净做人做事,却被外界大而化之归入黑心者一类。是的,你这个企业可能是干净的,但在一块诚信缺失的土地上,谁敢相信那些沉默的大多数?饲料业的洁身自好,不但来自企业的自律,也来自企业之间的他律;不但来自监管者的审查,也来自媒体乃至利益无关者的聚焦。只有丑恶真正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一个行业才能摆脱鱼龙混杂犬儒市侩的形象。社会草木皆兵,没有谁可以真正独善其身。在外界怀疑的目光中,饲料业只能更严肃更“苛刻”地要求自己。否则,国产奶业就是前车之鉴。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上海熊猫奶粉、山东“绿赛尔”纯牛奶、辽宁“五洲大冰棍”雪糕、河北“香蕉果园棒冰”等多起乳品三聚氰胺超标案件再次刺激人们的神经。卫生部日前通报,已有三种“毒奶粉”流入广州市场,其中两种由“渭南市乐康乳业有限公司”生产,一种由“宁夏吴忠市天天乳业有限公司”生产。同时业界有声音传出,高含量三聚氰胺奶粉流向饲料行业的危害不容小视。家禽家畜吃了含三聚氰胺的饲料只会转化不会分解,一旦经过粪便等形式排出将污染土壤和水源;而产出的奶制品也会被三聚氰胺污染。此前,一中国产乳制品在沙特等地被检出少量三聚氰胺,就是饲料被污染的结果。但此说法遭到饲料行业人士的否定。专家担忧三聚氰胺流向饲料业虽然国务院已经下发文件,要求全国从本月1日至10日对乳制品及相关企业进行全面检查,但对目前三聚氰胺奶粉的具体数量或者流向,并没有一个说法。广东资深乳业专家王丁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的6月份,他就获知有奶粉经销商手执6-7万吨三聚氰胺含量高达60%-70%的奶粉向一福建的饲料上兜售一事。最终该饲料上拒绝了这笔交易。但是这批毒奶粉流向何处,依然是个谜。“这些剩余的三聚氰胺奶粉可能隐藏在冰淇淋蛋糕行业、饼干、糖果业等奶粉用量大的行业,”王丁棉告诉记者。目前卫生部所公布的三聚氰胺超标的企业中被曝光的名单中有辽宁“五洲大冰棍”雪糕、河北“香蕉果园棒冰”,这些多少印证了王丁棉的担忧。而比较另王丁棉担忧的是这批毒奶粉如果化整为零添加到食品当众或者是流向饲料行业,对消费者的健康将是个极大的隐患。据了解,2008年10月卫生部等五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乳制品及含乳食品中三聚氰胺检测方法的国家标准,要求婴幼儿配方乳粉中三聚氰胺的限量值为1mg/kg、而液态奶、奶粉、其他配方乳粉中三聚氰胺的限量值为2.5mg/kg。不过对于这个数值,王丁棉表示,并不能完全杜绝不法商人违规添加含有三聚氰胺的奶粉。“现在最担忧的就是有不法商人将含有三聚氰胺奶粉的原料化整为零添加到其它食品当中,只要他们计算好添加的量,仍然可以使得出来的产品三聚氰胺的检测符合标准的要求。”王丁棉就指出,一旦如果流向饲料业牛、猪等动物吃了混有三聚氰胺奶粉的饲料,有部分可能会带大鸡蛋、牛肉、猪肉、牛奶当中,对消费者的健康始终是个威胁。添加三聚氰氨并不能降低成本但此说法遭到了饲料界人士的否定,记者昨天采访多位饲料界人士,均表示饲料企业不可能自行添加含三聚氰胺的原料。广东省饲料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周洪指出,广东的饲料行业合格率向来是最高的,一直达到98%,这个合格率超过了所有其它行业,包括食品、日化等。农之道农牧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欧显华表示,饲料企业完全没有必要添加三聚氰胺来冒充蛋白质含量,因为给自己带来不了任何好处。不论是饲料企业还是养殖企业,添加三聚氰胺都降低不了成本。因为养殖企业添加三聚氰胺并不会让家畜家禽多长肉,增加肉的蛋白,反而要喂更多饲料,而饲料企业生产的饲料如果不能让养殖户的家畜家禽正常生长,他们也要为此负责,因为养殖企业正是用家畜家禽的生长性能及生长指标来衡量饲料质量。欧显华介绍说,假设要将一吨饲料赚多10元,则要每吨加2.5公斤的纯三聚氰胺,这意味着只能给饲料增加1%的虚假蛋白,却要比法定的三聚氰胺限量值高出1000倍以上,他认为没有人会为了这每吨多赚10元去冒这个高出国标1000倍风险。“假设饲料中检测出含有100mg/kg,则实际上只能提高0.05%的蛋白质,对饲料企业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没有饲料养殖企业会主动往饲料里添加三聚氰氨,只有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按照一级原料的钱,买进了含有蛋白精的原料,成为了受害者。”

2008年“三聚氰胺”问题奶粉死灰复燃!据卫生部通报,已有三种“毒奶粉”流入广州市场,其中两种由“渭南市乐康乳业有限公司”生产,一种由“宁夏吴忠市天天乳业有限公司”生产。今天上午,广州市工商局召开紧急清查行动会议,要求标称为上述两家企业的乳及乳制品全部下架封存。

从今天起到本月12日,工商部门将对全市所有销售奶及奶制品的商场、超市、批发市场、士多店等地进行全面清查,清查范围包括婴幼儿配方奶粉,普通奶粉和其他配方奶粉、液体乳以乳制品为主要原料的食品。工商部门还将全面复查2008年国家通报的20家企业生产的31批次含三聚氰胺乳粉的销毁情况,对2008年9月14日前生产的乳及乳制品,全部立即下架封存,组织销毁;对2008年9月14日后生产的的乳及乳制品,每一批次均须凭有效检验合格报告方可销售(检验报告中须含有三聚氰胺项目),无法提供的,全部下架封存,立案调查处理。

对于一批2008年查出的三聚氰胺超标的毒奶粉竟未销毁,被重新包装或制成各种乳制品、雪糕重现市场,广东开始专项整治。广州市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今日已到餐饮企业进行检查,检查结果每日上报。

据了解,广州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制定下发了《2010年广州市食品安全整顿专项清查行动工作方案》。本次行动以农村和城乡结合部为重点区域,重点清查乳、乳制品、含乳制品等,同时兼顾肉和肉制品、粮油、蔬菜、糕点等春节消费量大的重要食品。

部分08年毒奶粉曾欲向饲料界低价抛销

业界人士披露“漏网之鱼”,乳制品市场复苏遭遇不利影响

时隔一年多,含三聚氰胺的乳制品又被曝重现市场,全国开展检查整顿工作。刚缓过气来的乳品市场又重新被三聚氰胺的阴霾所笼罩。

一年整顿取缔6377个收奶站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乳品上下游行业经过了整整一年的整顿。据统计,至年末,已有6377个收奶站被取缔和关闭,目前全国的生鲜奶收购站存留至1.4万余个。“收奶站往往是牛奶造假的重要环节,三鹿三聚氰胺事件之前,完全处于无政府状态中。对收奶站的重拳整治,是杜绝和防止牛奶造假和食品安全事件发生的关键,经这一年的清剿与整顿,奶源的质量安全比以前已放心许多了。”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表示。

但整顿了奶站似乎并没完全杜绝“毒奶粉”。据悉,目前发现的问题乳制品使用的都是2008年未被销毁的问题奶粉作原料。

“这是一大遗憾。”王丁棉表示,政府在对整个事件的整顿和追查过程中,还存有一“死角”未能引起重视,致使还有一大批存放在奶粉经销商手上的高含量三聚氰胺奶粉成了“漏网之鱼”。“有福建一饲料商透露,2009年6月份时奶粉经销商手中仍库存6—7万吨三聚氰胺含量高达60%—70%的奶粉,而这些有毒奶粉当时正想向饲料界低价抛销。”王丁棉说,此批数量如此之大的“毒奶粉”的最终流向是一个谜,也许这是祸根。

上下游供需失衡致企业冒险

目前正是各大乳品上市公司发布2009业绩期。据业内人士分析,到目前为止,整个奶业发展和市场状况已恢复到90%以上,其中巴氏鲜奶市场早已完全恢复甚至有15%以上的市场增长。王丁棉认为,行业复苏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料,*ST伊利、光明乳业和皇氏乳业发出业绩预告称,2009年度将为盈利。

中投顾问研究总监张砚霖指出,虽然市场在转好,如果在安全上一再出现问题,这将使得乳品行业的发展速度放缓。

叫业界担心的是,消费市场受到打击,最终又将影响原料奶市场。王丁棉表示,2009年受三聚氰胺影响,消费者信心下跌,乳品销售受阻,奶农将成为市场压力转移的最后承受者。据他调查,全国各地的收奶价在9月前一直处在低价位运行,内蒙、黑龙江、新疆、河北、山东、甘肃、宁夏等多个地区的散户奶农的收奶价曾较长一段时间跌至1.5-1.8元/千克。有个别地方将奶牛杀剩1/3。去年9月中旬,国际奶粉价突然狂飙,增幅高达50%-80%,拉动了国内生鲜奶价格的提升。从9月底至去年末,全国爆发了一轮奶源大战,八大奶源主产区的生鲜奶价格又涨至3.20-3.80元/千克。

有分析人士指出,上下游供需关系的失衡,可能也是导致此次一些企业铤而走险、违规使用2008年未被销毁的问题奶粉作原料的一大原因。

其他热点新闻链接:

小心!打领带“打”出近视!

六成职业女性性欲低下是男人的“错”?

谁来“喂饱”农民工性饥饿?

2010年度十大隐忧产品 看你身边有多少!

惊!男人也会得卵巢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