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佛山市南海区马头石水库疑受污染 死鱼五万斤

图片 1

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2061908412042.jpg>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12061908412881.jpg>马头石水库,谢先生的鱼塘突然死了很多鱼,最大的鱼有8斤多,本可以拿到市场上卖个好价钱。记者&nbsp曾思铭日前,记者接到报料,在南海狮山的马头石水库疑受工业废水污染而出现大面积死鱼,水库承包者意欲向污染方索赔。现公安部门已经立案,等待环保部门检测结果,再进行进一步行动。5天死鱼近5万斤&nbsp6月14日中午,记者来到马头石水库,只见300多亩的水库沿岸水面上漂着一圈白花花的死鱼,发出一阵阵的鱼腥恶臭,远远就可听到苍蝇的嗡嗡声。马头石水库承包者谢钊面对白花花的一片死鱼,只能望鱼兴叹。&nbsp“至少死了有400-500担(每担鱼100斤)。”谢钊向记者描述,6月8日那天下了一场大雨,第二天就开始出现零星死鱼,“一开始只是几条几条地死,这两天沉在水底的死鱼开始大量地浮上来,才知道原来死了这么多。”据了解,水库养殖以四大家鱼为主,此次死鱼也以草鱼和大头居多,大的达7-8斤/尾,小的也有2斤/尾左右。据了解,马头石水库为二级战备水库,管理权归属狮山水利部门。谢钊承包至今已近5个年头,以养殖四大家鱼为主。“由于是二级战备水库,为保证水质不受污染,养殖基本不投料。”谢钊告诉记者,水库养鱼密度不大,也从未出现过鱼缺氧浮头的情况,此批鱼有的是去年年底卖剩的旧鱼,大部分是今年年初刚投的新苗。死鱼疑受工业废水污染&nbsp鱼为何会在一场大雨后一夜暴毙?谢钊撑着小船带记者来到水库上游的一个入水口。只见入水口处水色呈深褐色,谢钊用船桨随意一搅动,水中污泥四散并发出难闻恶臭。“我怀疑是这些水被污染了,才导致死鱼的。”谢钊愤愤地告诉记者,这个入水口不时会有一些酱紫色的废水流进来,而每当高温大暴雨之后,就会出现死鱼。“往年也有死鱼的情况,因死的数量少,也就没去理会,但这次确实损失太严重,所以才报案。”沿着入水口往上走,记者沿路见一小水沟,里面缓缓流淌的,正是谢钊所说的酱紫色液体。继续溯源,大约300米处,即可见到小水沟的源头——一个半亩见方的蓄水池,里面蓄满了酱紫色液体,周边堆满了各种废弃垃圾,气味难闻,小水沟的水正是从这个蓄水池的一个裂口慢慢渗出。记者问及周边工厂工作人员,均表示不知这塘污水从何而来。而据狮山镇吴屋村村民反映,曾见过有辆装满铁皮桶的车深夜在此倾倒废水。“这些车都是半夜偷偷来倒,抓不到现行。”面对投诉,吴屋村治安队人员也表示无奈。也有人将矛头指向当地一家脱锈厂,称该厂收受利益,废水正是通过暗渠从该厂流入蓄水池的。记者了解到,该脱锈厂已经停工多时,大门紧闭,而脱锈厂负责人也不知去向。定论要等水样检测结果&nbsp“目前只是初步怀疑受工业废水污染,具体还要看进一步的检测结果。”据狮山镇环保部门黄姓负责人介绍,6月13日,狮山镇环保部门协同蓄水池所在的永和村村委已经派出专人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并分别从马头石水库和蓄水池抽取水样,回去化验。“由于我们的仪器设备不足,样品已经送到区一级的部门检验,结果会在这两天出来。”同时,6月14日上午,狮山镇农办下属的官窑农办派出工作人员到马头石水库随机取样,对三个水样的酸碱度、亚硝酸盐含量、氨氮含量等几项基础指标进行检测。结果显示,水库水中酸性、氨氮含量均略偏高。“但从这些指标来看,并不至于导致水库中的鱼大面积死亡。”官窑农办黄先生告诉记者。■链接&nbsp夏季,水库、池塘在大暴雨之后出现鱼暴死现象的事情时有发生。对此,记者特向一些专家和技术人员进行咨询。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南海水产研究所副研究员徐力文表示,大雨容易造成水体短期缺氧,如果是周边有污染源的水库或者池塘,大雨冲刷将污染源中的大量有毒有害物质冲进水中,这些物质中的有机质、无机质分解需要消耗大量的氧气,也容易造成水体缺氧,造成鱼的大量死亡。除了上述原因外,广州市德权渔业发展有限公司水产技术工程师余明海认为,酸雨也会对鱼造成影响。“受工业污染影响,大部分的雨呈酸性,大雨后容易造成水库、池塘中的酸性偏高,这也可能导致鱼的大量死亡。”
死鱼若有知&nbsp当恨污水猖
养了十几年鱼的谢先生,死鱼的事经历过不少,但这次他确实震惊了:从6月10日到昨天,短短4天,他承包的水库里近20000斤鱼接连死去。
“我把去年全部的收成都投进去了!”气愤的谢先生说。他指着水库附近一家陶瓷工厂,认为排入水库的污水,是这次鱼大量死亡的根源。而经环保部门现场勘查,污水为该陶瓷厂二手租客偷排,该情况持续近一年。
目前,狮山镇环保部门已经介入,并取样检测,预计两日内将有检测结果。
现场 水面浮着白茫茫的一片死鱼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了永和村,走近谢先生承包的水库,可以闻到一股浓重的腥臭味。水库边死鱼随处可见,苍蝇嗡嗡作响。
谢先生的叔叔捧起一条鱼给记者看,情绪激动,“最大的鱼有8斤多啊!死了这么多,太可惜了。”是他第一个发现鱼塘有鱼死亡的。6月10日上午,他看到水面上有一些鱼浮起,还漂着十几条翻着白肚的死鱼。不过当时他并未在意,回去后也未和家人提及。
6月11日、12日,鱼塘里的情况似乎没有什么变化。6月13日上午,谢叔再次来到鱼塘时,眼前的情景让他傻眼了———水面上浮着白茫茫的一片死鱼,多得不计其数。
缓过神的他拨通了侄子的电话,谢先生赶紧往鱼塘边赶,路上给狮山镇环保部门打了电话。
有人认为,会不会是下雨时缺氧导致了鱼的死亡?谢先生则称,水库总面积达到400亩,鱼共计10万斤,鱼的密度比一般鱼塘小很多,而且该水库还经常放水,三年来从未出现因为缺氧而死鱼的情况。
据谢先生介绍,承包该水库前,他一直经营三水一块几十亩的鱼塘,全家靠卖鱼维持生计,“鱼都死光了,三水那边鱼塘去年全部的收入都投了进去,直接损失都有几十万,两年都要打白板。”
为稀释库水,抢救还未死的鱼,谢先生只好从水库上游一个鱼塘中引水,“虽然泥沙很多,但至少没有毒。”
勘察 一个巨大的砚台般的污水池
为查明原因,谢先生叔侄二人乘船在浮满死鱼的水库观察,在一处长满水草的水沟入口,叔侄二人吓了一跳:原本深蓝色的库水被一种废水染成了浅红色,“如同可乐一般”,谢叔叔说,由于水库面积较大,水沟离木屋较远,以前并没有察觉到。
昨日,谢叔带着记者实地查看,受排进的污水影响,从水沟处到水坝,几百米的距离,水依次呈红色、灰色和深蓝色,而红色水域附近已见不到鱼的踪影。
连接工厂和水库的水沟不到半米宽,沟长约百米,水沟两侧长有一肩高的杂草。水沟的起源地,有一堵约4米高的砖墙,可以看到墙体多处缝隙渗出液体,滞留在墙壁上,呈现刺眼的亮色,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渗出的液体往下流,通过这条浅浅的水沟,直达马头石水库。转到砖墙另一边,发现有一个巨大的砚台般的污水池。
查明流入水库的污水源后,谢先生询问鱼塘附近几家工厂的工人。工人们告诉他,污水为附近一家陶瓷厂负责人所为,“一般都是晚上偷排。”
谢先生找到永和村村委会,村委与工人的说法一致。村委一位蔡姓负责人说,该陶瓷厂原本是一个本地村民经营,大约1年前转包给一个外地人,随后工厂似乎处于停业状态,白天见不到人,但调查后,却发现存在偷排污水情况,村委也多次找过该村民了解情况。
蔡姓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污水池附近有几家工厂,主要生产净水剂,利用废料生产转化成环保产品,对当地的环境治理工作有一定帮助,然而,污水池的存在,不仅对该村的环境造成负面影响,给这几家净水剂厂也造成一定的损失。“我们也想抓到偷排的,也安排过人蹲点,但那些人一般晚上排,而且不定时,很难抓‘现行’。”蔡还进一步解释,陶瓷厂二手租客往往声称帮人净化污水,实际上运回工厂后并没有处理,而是通过管道、鱼塘、水沟偷排,大部分流入水库。
马头石水库管理办公室值班人员告诉记者,该水库为国家二级战备水源地,库容达76.80万,平时用来灌溉周边农田,战时用作储备水源,“从1958年建水库到现在50多年了,很少见到大量死鱼的情况。”
部门说法 环保部门:近日将出具检测结果
6月13日,接到谢先生的电话后,狮山镇环保分局的工作人员来到了现场,并在水库和污水池分别取样。
“因为工厂封闭,不方便进去查看,我们会尽快将水样送至区环保局检测,看是否达标。”该分局一位黄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黄说,这种高污染的企业,政府不会发放许可证,所以该厂涉嫌无证经营,执法人员将对该厂实施查封,而一旦查到排污者,将根据有关规定处理。企业排污致鱼死亡若属实,我们将介入协商赔偿。若协商不成,受损一方可通过法律手段索赔,同时要求恢复被破坏的环境原貌。
昨日下午,记者又联系该黄姓工作人员,黄说,“我们昨日下午将样本送往区检测中心检测,结果预计两天内出来。”黄还表示,一旦抓到偷排者,将顺藤摸瓜查清楚污水产地,严肃进行查处。南都也将继续关注该事件的进展。
采写:南都记者 潘臣 摄影:南都记者 陈志刚 南都记者邵铭对本文亦有贡献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生活新报讯:20日天刚亮,家住安宁市青龙镇白塔村的张女士就听见白塔水库旁传来咝咝声,出门一看,天空迷迷蒙蒙的,像下起了雾。接着,一辆又一辆的吊车、施工车、环境监测和环境执法车向村里开来。原来是附近的工业废水处理管道发生泄漏。所幸,此次废水泄漏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和附近村民的饮用水污染。空中冒白雾张女士说,起初她以为是有人烧秸秆所致,没有太在意。但不一会儿,却看见一些穿着蓝色工装、头戴安全帽的工人朝冒白雾的地方赶去。事发地在村内白塔水库旁边,这个水库夹在两山之间。在水库堤坝一边,有三根巨大的管道。据了解,这些管道是附近一化工企业工业废水处理系统的管道,从大约10公里外引来。废水通过其中两根管道输送到白塔村杨家箐的渣库,经处理后,通过另一根管道输回化工厂,循环利用水资源。发生事故的管道直径约500毫米,用混凝土支架固定在离地面3米高的地方。赶来的村民发现,在白塔水库旁,一根管道从一段支架上掉落下来,悬在空中。工业废水从管道内喷射而出,迅速形成白雾状物质,向周围扩散。当地村民杜某说,喷出的水有好几米高。喷出的液体,有的落到山坡上,有的沿着低洼处向白塔水库外流走。在白塔水库堤坝周围大约两亩大小的枯草上覆盖着一层白色粉末,一些村民说,白色物质就是管道内喷出的液体形成的。工厂停工处理据介绍,工业废水泄漏发生在20日7时许,化工厂发现后,立即停止了相关生产活动,并派出五六十名技术人员和工人,带着设备赶往现场紧急处理。化工厂一名负责人说,事故发生后,他们通告了白塔村委会、青龙镇以及安宁市有关部门。与此同时,安宁市环保局等有关部门也派出工作人员参与事故调查和处理。在现场,工作人员向流出的废水里施放氢氧化钠粉末。他们解释说,工业废水中有弱酸,氢氧化钠可用来中和。参与抢修的一些工人师傅说,每天,这些管道都有专人负责巡逻看护。这些管道每根重一吨以上,架在支架上长达数年了。发生掉落的管道有近百米长。针对其掉落原因,化工厂相关负责人说,管道内的液体温度在50摄氏度左右,白天发生膨胀后,管道就偏离了支架上的金属座,夜里管道收缩后,管道自己不能完全复位,于是掉落了下来。至于村民看到的白雾,化工厂负责人表示那只是水蒸气。检测结果未出

漂浮的死鱼本报记者晏鹏摄

虽然化工厂采取紧急措施进行了处理,但附近仍有一些鱼塘遭了殃。最靠近白塔水库堤坝的一个鱼塘,水里漂浮着一些死鱼。鱼塘边的一个水沟里,也有些死泥鳅和鳝鱼。在另一个鱼塘边,一位姓杜的老人正在观察。老杜当天给鱼喂料时,发现鱼塘涨水,担心发生问题,他就察看有没有死鱼以及水的颜色有没有改变。“今天还没有发现我的鱼塘有异常。等两三天后,如果不死鱼,才能确认没有问题。”老杜说。据了解,此次工业废水泄漏处下方一段距离内,没有居民居住,所以暂时没影响到周围村民的饮用水安全。当地一些村民说:“耕种的土地距离比较远,没有污染土地。”昨日16时许,记者致电安宁市环境监测站。该站一工作人员说,有几项指标在昆明检测,目前,检测结果还未出来。本报记者杨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