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家饲料企业陷入“地沟油”案

图片 1

业内认为,惠康卖给饲料企业的若是“混合油”,并不违反现行饲料法规

第一农经讯
8月28日,健康元旗下全资子公司河南焦作健康元生物有限公司收购地沟油制药一案被法院审理,同时,当日地沟油只要一事一经爆发,瞬间只是健康元成为众矢之的,且被冠以“无良企业”的骂名。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中国水产门户网据南方农村报讯:业内认为,惠康卖给饲料企业的若是“混合油”,并不违反现行饲料法规涉案企业纷纷撇清关系地沟油“案件”对多家上市企业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其中,涉案的大北农、唐人神采取了暂时停牌的策略。据了解,唐人神在全国拥有40余家子公司,其“骆驼”牌饲料在国内多个地区广泛销售。9月3日晚间,唐人神集团发布公告称,承认下属子公司河南中原湘大骆驼饲料有限公司曾于2009年、2010年七次向河南惠康采购大豆油共计34.02吨,占同期油脂原料采购量的4.2%,当时检测结果均符合标准。公告称,“2010年9月之后,因公司要求原料供应商为直销的厂家,故中原湘大进行新的供应商开发,未再向河南惠康采购大豆油。对采购期间河南惠康销售的大豆油中掺杂包含地沟油在内的劣质成品油进行勾兑后销售,公司及中原湘大对此情况毫不知情。”9月4日晚,另一龙头企业大北农也发布公告,称对惠康地沟油事件“毫不知情”。公告称,确山大北农和黄河大北农非该公司下属子公司。确山大北农在河南省“确山县城东开发区系由自然人投资的有限责任公司,黄河大北农系是在郑州市金水区注册的个体工商户,其营业执照全称应为“郑州市金水区黄河大北农饲料厂”,该公司及下属企业未在确山大北农和黄河大北农持有任何股份,公司也未对该两公司使用大北农企业字号进行授权。”南方农村报记者注意到,37家被曝光的饲料企业中包含了很多业内知名的饲料企业。同时被曝光的也有安佑动物营养研发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务部律师李斌在接受南方农村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有无和惠康油脂合作,还需进一步确认。”另外一家涉案企业——河南牧鹤饲料有限公司总裁办一位王姓主任表示很无辜,“我们所使用的油脂全部符合国家饲料油脂规定,都是好油,刚刚和惠康油脂合作了半年不到,就被牵连进来。”饲料混合油并非“地沟油”此前有不少涉案企业称其使用的是“饲料油”,而非“地沟油”。事实上,“地沟油”和“饲料油”无论在来源还是质量上都有很大的差异。对“地沟油”,官方和学术上并未有比较完整的定义。不少人心目中的“地沟油”,实际上为一个泛指的概念,是人们在生活中对于各类劣质油的统称。据原国家饲料质量监督检验中心顾君华在一篇文章中解释,“地沟油”与餐厨垃圾、餐厨残留废弃物、潲水油等之间有区别。前者是指打捞下水道中的油腻漂浮物,经过简单加工、提炼出的油。后者是指餐厨废弃物,业内称“餐厨油”,而后者,通常被作为生产饲料混合油的原料。“2012年1月1日前,使用饲料混合油制作饲料都是合法的,”湖南金德意饲料油脂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朱光宁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目前有不少饲料企业以混合油作为主要油脂原料。“地沟油”并不能作为饲料用油。广东省农业厅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近期曾经以“突击”检查的方式抽查了广东辖区的几家饲料级混合油生产企业,均未发现有不合格的现象。相反,“其生产采用的原料规范,并非‘地沟油’”,这位官员透露。不排除部分企业用地沟油代替混合油业内人士分析,一般来说,饲料企业其实并不会以“地沟油”作为其油脂原料。北京东方艾格农业咨询有限公司分析师王晓悦向南方农村报记者分析,“地沟油”有酸败、过氧化、分解、霉菌毒素含量高等缺陷,如果作为饲料原料使用,则会对饲料品质造成直接影响,表现为饲料保质期缩短,适口性降低等。同时,使用“地沟油”的饲料会给动物带来一些疾病,“比如呼吸道疾病,母猪生殖系统问题,会比较明显地展现出来,”王晓悦分析,在他看来,近几年仅仅玉米、豆粕中的霉菌毒素,就带来了比往年更多的猪场疾病,若使用“地沟油”,情况会更糟糕。同样,国家明确禁止饲料中使用对人体有害的物质,由于“地沟油”能通过食物链影响人的健康,,多数饲料企业并不会冒这个风险。“不排除一些监管不严的企业钻法律的空子,”王晓悦同时指出,近几个月以豆粕为代表的原料上涨为饲料企业带来不少压力,为了减少这一压力,部分企业采用其他手段降低成本的情况是存在的。而“地沟油”由于其极端低廉的成本具有很大的吸引力。据了解,目前豆油价格约为10000元/吨,饲料混合油约在6500元/吨,而“地沟油”成本远远低于这两者。“没有明确的检验手法,‘地沟油’如果和合格油脂一起添加,也很难检验出来。”王晓悦分析,监管难是“地沟油”猖狂的主要原因。

涉案企业纷纷撇清关系

图片 2

地沟油“案件”对多家上市企业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其中,涉案的大北农、唐人神采取了暂时停牌的策略。

不仅如此,在健康元地沟油事件爆发后,其背后的产业链也被曝光出来,其中不乏农业巨头的额身影。其中齐鲁制药与正大集团均牵涉其中。

据了解,唐人神在全国拥有40余家子公司,其“骆驼”牌饲料在国内多个地区广泛销售。9月3日晚间,唐人神集团发布公告称,承认下属子公司河南中原湘大骆驼饲料有限公司曾于2009年、2010年七次向河南惠康采购大豆油共计34.02吨,占同期油脂原料采购量的4.2%,当时检测结果均符合标准。公告称,“2010年9月之后,因公司要求原料供应商为直销的厂家,故中原湘大进行新的供应商开发,未再向河南惠康采购大豆油。对采购期间河南惠康销售的大豆油中掺杂包含地沟油在内的劣质成品油进行勾兑后销售,公司及中原湘大对此情况毫不知情。”

据悉,齐鲁制药涉案的有三个子公司:山东齐发药业、齐鲁制药和山东倚天药业。这三家子公司是齐鲁制药投资的农兽药及中间体发酵生产企业。且分别同地沟油案件有关。同时,正大集团作为外资企业,旗下山西正大、襄樊正大也涉嫌采购了河南惠康公司用地沟油勾兑的劣质豆油。

9月4日晚,另一龙头企业大北农也发布公告,称对惠康地沟油事件“毫不知情”。公告称,确山大北农和黄河大北农非该公司下属子公司。确山大北农在河南省“确山县城东开发区系由自然人投资的有限责任公司,黄河大北农系是在郑州市金水区注册的个体工商户,其营业执照全称应为“郑州市金水区黄河大北农饲料厂”,该公司及下属企业未在确山大北农和黄河大北农持有任何股份,公司也未对该两公司使用大北农企业字号进行授权。”

在齐鲁制药与正大集团被曝之后,巨头唐人神的身影也慢慢被媒体揭露了出来——唐人神也大量采购地沟油。对于唐人神采购地沟油一事,唐人神9月3日晚间发布澄清公告:唐人神下属子公司河南中原湘大骆驼饲料有限公司在2009年、2010年向河南省惠康油脂有限公司共7次购买河南惠康的四级大豆油。同时,唐人神表示其并不知情。

南方农村报记者注意到,37家被曝光的饲料企业中包含了很多业内知名的饲料企业。同时被曝光的也有安佑动物营养研发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务部律师李斌在接受南方农村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有无和惠康油脂合作,还需进一步确认。”另外一家涉案企业——河南牧鹤饲料有限公司总裁办一位王姓主任表示很无辜,“我们所使用的油脂全部符合国家饲料油脂规定,都是好油,刚刚和惠康油脂合作了半年不到,就被牵连进来。”

然而,地沟油的事件还未停歇,就在唐人神澄清发布之后,大北农又被裹了进来。

饲料混合油并非“地沟油”

近日,有媒体报道:确山大北农和黄河大北农属本公司旗下子公司,其中确山县大北农饲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确山大北农)在
2010 年从河南省惠康油脂有限公司购进大约 30
吨豆油用于加工饲料,黄河大北农饲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河大北农)从 2010
年 3 月开始至 2011 年 11 月从河南惠康采购 50 吨豆油用于生产饲料。

此前有不少涉案企业称其使用的是“饲料油”,而非“地沟油”。事实上,“地沟油”和“饲料油”无论在来源还是质量上都有很大的差异。对“地沟油”,官方和学术上并未有比较完整的定义。不少人心目中的“地沟油”,实际上为一个泛指的概念,是人们在生活中对于各类劣质油的统称。

针对上述报道,大北农进行认真核查后也于9月4日晚间发布了澄清公告:

据原国家饲料质量监督检验中心顾君华在一篇文章中解释,“地沟油”与餐厨垃圾、餐厨残留废弃物、潲水油等之间有区别。前者是指打捞下水道中的油腻漂浮物,经过简单加工、提炼出的油。后者是指餐厨废弃物,业内称“餐厨油”,而后者,通常被作为生产饲料混合油的原料。

确山大北农和黄河大北农非本公司下属子公司。确山大北农系在河南省确山县城东开发区由自然人投资的有限责任公司,黄河大北农系在郑州市金水区注册的个体工商户,其营业执照全称应为“郑州市金水区黄河大北农饲料厂”,本公司及下属企业未在确山大北农和黄河大北农持有任何股份,本公司也未对该两公司使用“大北农”企业字号进行授权。

“2012年1月1日前,使用饲料混合油制作饲料都是合法的,”湖南金德意饲料油脂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朱光宁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目前有不少饲料企业以混合油作为主要油脂原料。

本着对广大用户和投资者负责任的态度,本公司对下属公司是否存在从河南惠康采购豆油的情况进行核查。经查,本公司全资子公司郑州市大北农饲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郑州大北农”)及参股合作企业新乡市大北农农牧有限责任公司(本公司参股比例为
19.88%,其财务数据未纳入本公司合并报表,以下简称“新乡大北农”)在 2010 年
1 月到 2011 年 9
月间从河南惠康采购过大豆油,当获知河南惠康涉嫌勾兑成品油后,就终止了合作。除此外,本公司及其他下属公司与河南惠康均无任何业务往来。

“地沟油”并不能作为饲料用油。广东省农业厅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近期曾经以“突击”检查的方式抽查了广东辖区的几家饲料级混合油生产企业,均未发现有不合格的现象。相反,“其生产采用的原料规范,并非‘地沟油’”,这位官员透露。

2011 年度,郑州大北农净利润为 490.60 万元,占本公司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的
0.97 %;2011 年度,本公司从新乡大北农取得投资收益 112.64
万元,占本公司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的 0.22 %.

不排除部分企业用地沟油代替混合油

经核查郑州大北农和新乡大北农与河南惠康交易情况,上述两公司向河南惠康采购油脂系大豆油,并均按大豆油市场价格签订采购合同,合同约定了大豆油详细质量标准,下表是郑州大北农采购价格与同一时期河南地区大豆油市场价格比较。

业内人士分析,一般来说,饲料企业其实并不会以“地沟油”作为其油脂原料。

采购数量 采购单价 市场报价

北京东方艾格农业咨询有限公司分析师王晓悦向南方农村报记者分析,“地沟油”有酸败、过氧化、分解、霉菌毒素含量高等缺陷,如果作为饲料原料使用,则会对饲料品质造成直接影响,表现为饲料保质期缩短,适口性降低等。

日期 合同号 供应商

同时,使用“地沟油”的饲料会给动物带来一些疾病,“比如呼吸道疾病,母猪生殖系统问题,会比较明显地展现出来,”王晓悦分析,在他看来,近几年仅仅玉米、豆粕中的霉菌毒素,就带来了比往年更多的猪场疾病,若使用“地沟油”,情况会更糟糕。同样,国家明确禁止饲料中使用对人体有害的物质,由于“地沟油”能通过食物链影响人的健康,,多数饲料企业并不会冒这个风险。

河南省惠康油脂有限公司

“不排除一些监管不严的企业钻法律的空子,”王晓悦同时指出,近几个月以豆粕为代表的原料上涨为饲料企业带来不少压力,为了减少这一压力,部分企业采用其他手段降低成本的情况是存在的。而“地沟油”由于其极端低廉的成本具有很大的吸引力。据了解,目前豆油价格约为10000元/吨,饲料混合油约在6500元/吨,而“地沟油”成本远远低于这两者。

2010/8/24 20100824 6 7800 7700

“没有明确的检验手法,‘地沟油’如果和合格油脂一起添加,也很难检验出来。”王晓悦分析,监管难是“地沟油”猖狂的主要原因。

河南省惠康油脂有限公司

2010/10/14 20101014 10 9000 9100

河南省惠康油脂有限公司

2011/1/19 20110119 8 10200 10250

河南省惠康油脂有限公司

2011/4/12 20110412 5 10330 10250

对采购的大豆油是否系河南惠康勾兑的成品油,本公司、郑州大北农和新乡大北农毫不知情。

郑州大北农和新乡大北农从河南惠康每批采购的大豆油均严格执行原材料入库验收、检验程序,逐批取样化验,并严格依据大豆油的国家标准(GB1535-2003)检测酸值、过氧化值、水分及挥发物等指标,均未发现异常现象。

通过查阅上述两公司及第三方检测机构出具的《产品检测报告》,郑州大北农和新乡大北农产品指标均符合国家及行业标准。

同时,大北农公司表示:对市场上出现未经授权而使用“大北农”字号的现象给公众带来的误解表示歉意,并将在全国范围内清理冒用大北农字号的企业;本公司将认真清查采购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严格按照《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不断完善各项质量检测与管理制度,严格遵守农业部颁发的第
1773
号公告,确保公司产品质量安全;对媒体的严格监督表示感谢,高度重视并接受各级监管机构及社会公众对本公司的检查和监督,始终如一坚持农业高科技企业的社会责任。

综上,此次健康元一案可谓牵涉甚广,虽然齐鲁制药、正大集团以及唐人神和大北农都发布了澄清公告,但是,俗话说的好:“一沾地沟油,再好的企业也是潲水油。”为此,唐人神和大北农已然无法避免品牌受损的危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