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日照市岚山区闭停13家鱼粉厂

图片 1

读者来电:

图片 2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因生产过程中排放刺鼻的腥臭气体,多次被举报,山东日照市岚山区的13家鱼粉厂于10月25日被全部关停。此前,环保部门已经多次对鱼粉厂进行处理,并下发整治通知。明年,岚山区所有鱼粉厂都将迁入指定园区集中管理,否则不得生产。记者现场探访了解到,多数鱼粉厂流程简单,环保投入不足,厂区苍蝇横飞,气味比较难闻。个别被关停鱼粉厂又开始偷偷开工。“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了,多年以来,沿海村庄都靠渔业为生。不能食用的小鱼虾多用来加工鱼粉,排放臭气的情况由来已久。”11月1日,岚山区环保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为鱼从捕上来到进行加工,有一个时间差,就会腐烂变味。加工时,进行烘煮的时候,排出来的蒸汽,就带有腥臭味。鱼粉加工厂附近不少村民深受其苦,尤其是刮风的时候。村民便频频给环保部门打电话投诉,一接到电话,环保部门就要到现场进行处理。但这个问题一直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今年4月份,岚山区政府就下过停产、搬迁的通知,但这些鱼粉厂一直拖延至今,未进行搬迁。10月25日,有关部门经过层层程序,向13家鱼粉厂下达了关停的通知。不少企业,还一度不理解,多次通过网络等渠道表达不满。11月1日,记者来到南沿海线鱼粉厂进行探访。在涛雒镇栈子村,记者向村民打听鱼粉厂的位置,村民半开玩笑地说:“你顺着臭味走就找着了。”在村民的指点下,记者在村西头的一片空旷处找到了一家鱼粉加工厂,离百余米就能闻到一股咸鱼味。记者进到厂区内,腥臭味更加明显,一名工人正在清理地面,屋子旁边停放着一辆货车。货车上和院子里是密密麻麻的苍蝇。据不愿透露姓名的鱼粉厂老板介绍,他们到码头上低价收购小鱼虾后,放入锅炉中煮熟,再进行烘干,烘干后,鱼自然变成粉状。鱼粉是水产饲料的重要组成部分,附近有好几家鱼粉厂,年加工量惊人。现在正是生产的高峰期。对于污染,该老板说,鱼在进行烘干的过程中,水分会变成蒸气蒸发掉。村民所说的污染,就是这种难闻的气味。除此之外,鱼粉厂生产时不加入任何添加剂,也不向外排放污水,没有其他污染。对于部分鱼粉厂偷偷开工,开发区环保局也知情。但是考虑到渔民和生产企业的“现实利益”,这是一条跟渔民息息相关的产业链,也是无奈之举。“现在正是加工的高峰期,牵扯到渔民的生计问题,也只好暂时放松一下。”环保局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现在还能生产一个月,之后将彻底关闭。岚山区已经为鱼粉加工厂划定了一片比较偏僻的区域,明年所有鱼粉加工厂都要搬离城区,集中入园,否则一律不准生产。除了集中管理,现有鱼粉厂的加工工艺也要进行提升。进行必要的环保投入后,排污虽然不能完全消失,但能减少60%左右。到时候城区和沿线居民基本不受鱼粉厂气味影响。

就连晒在外面的衣服也都被熏黑了,实在没法住人啊,儿子已经多次要求搬家了。12月5日,记者接到舥艚老斗门村的村民林辉报料称,位于该村桂泉路171号后面的鱼粉厂长期浓烟滚滚,排放的废气恶臭难闻,严重污染周边环境,影响周边近百户居民的日常生活。他代表受影响的多数村民,强烈要求尽快关停或搬迁该鱼粉厂,还他们一个洁净的生活空间。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据日照市海洋与渔业局消息,日前,山东日照市岚山区对城区的13家鱼粉加工企业进行强制关停,并规建新的鱼粉加工小区,目前鱼粉加工小区的土地流转、转让协议已签订,各户用地分配规划已完成,环保等部门正在研究制定助推搬迁政策、保障措施,岚山城区鱼粉加工污染问题将彻底解决。12月12日,岚山区洪泰鱼粉厂特别冷清,没有了车来车往和机器轰鸣,往日几百米外就能闻到的鱼腥臭气,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厂房内,几名工人正拆除并维护保养设备,不久他们将搬离已生产多年的城区厂房,去岚山区统一规划的鱼粉加工小区生产。10月份以来,像洪泰鱼粉厂一样停产待迁的有13家企业。洪泰鱼粉厂的老板介绍,鱼粉是水产饲料的重要组成部分,由小鱼虾等煮熟烘干后制成,加工过程中会发出一些气味,难免给附近居民造成影响。岚山环保分局工作人员介绍说,鱼粉加工业是岚山区海洋捕捞业的产业链之一,但13家鱼粉加工企业分散在相关街道、乡镇,每逢加工旺盛的季节,产生的异味严重影响居民正常生活,这已成为关系民生环境的大问题。为彻底解决这一问题,岚山区深入调研形成整治方案,打出由环保、镇办、法院、公安、供电、行政执法、工商等共同参与的“组合拳”。专项执法行动小组先后多次现场执法,对鱼粉加工企业下发《城区鱼粉加工厂搬迁通知》,现场督促推进其停业搬迁。对安东卫顶风非法而建的一家鱼粉加工厂强行断电、拆除并扣押主要生产设备,对五家鱼粉厂切断生产用电强行停产,有力推进了历史污染难题的解决。据岚山环保部门负责人透露,按照既定的空气环境综合整治行动方案,继续把握重点部位和区域粉尘污染、鱼粉加工污染整治两大重点。正在研究制定鱼粉加工企业助推搬迁政策、保障措施,全面落实现有鱼粉厂搬迁,彻底解决岚山城区鱼粉加工污染问题。此外,他们还要帮助这些入驻加工小区的企业,安装和调试好环保设备,确保排污达标,不对周边造成污染。

12月6日上午,老斗门村的村民苏蓝又给记者打来电话称:这个鱼粉厂已经在村里生产十多年,排放的恶臭气体早已令居民非常不满。接到举报后,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过来把老板骂了一通,现在鱼粉厂又改为晚上开机生产,偷排废气,天亮后就停工。我们早上一起床就闻到一股好像硫磺一样刺鼻恶心的腥臭味,家家都不敢开窗透风。

记者核实:

12月6日下午,记者来到龙港镇,在舥艚渔港码头对面找到了这家鱼粉厂。迫于村民举报的压力,当天下午该厂没有开工生产。走进这个半开放式的厂房,一股掺合着腐臭的腥味迎面扑来,四处飞窜的苍蝇特别好客,不时飞来与人亲昵。

据记者观察,这个鱼粉厂占地约3000平米,厂房的南边和西边靠海,东面和北面则紧挨着桂泉路的居民区。记者在现场看到,在靠近码头一侧的空地上,堆放着从鱼饼厂和渔民处收购而来的鱼骨和小鱼小虾,这些下脚料堆起足有一座小山高。这个鱼粉加工厂主要是用烂鱼、臭鱼,通过蒸煮、干燥、磨粉、筛选、包装等工序,制成喂养鸡、鸭、猪或作为渔业养殖的饲料对外出售。

在桂泉路上,陈先生家是离这家鱼粉厂最近的,只有数十米远,陈先生告诉记者:这家鱼粉厂实在是太臭了,周围居民已多次向鱼粉厂老板抗议,但至今仍未见有什么实际行动。厂里排放的黑色浓烟也让陈先生的爱人苦恼不已,她在一旁接过话说:厂里出来的烟真的太讨厌了,我们晾在阳台的衣服都被熏得脏脏的,穿起来还有一股腥臭味。据陈家夫妇介绍,除了休渔期的两三个月,这个厂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生产,忙的时候还连夜加工。

因为鱼粉厂靠近舥艚码头,生产成本低,经济效益还算可观。但其烟囱排出的废气恶臭难闻,周边近百户居民受到严重影响,而这一问题长期悬而未决。连吸口新鲜空气都难,这日子怎么过?!当地居民普遍反映说。

当天,在采访中,记者见到了公司的合伙人之一刘正伍,刘正伍说:鱼粉厂是1998年,由原舥艚镇政府通过招商引资获批成立的,这么多年来,如果没有我们这个厂,舥艚渔港的杂鱼就没有出路。在与记者交谈中,刘正伍承认在生产过程中确实给周边居民带来了一些不利影响,他解释道:前段时间,环保部门过来看了之后,要求我们立即整改。为此,我们马上投入二十万元,增配了喷淋式水循环的控烟设备,但运行起来效果不是很好。

指着一旁电焊工人正在钻研的两个大铁筒,刘正伍又接着说:这次,我们又花了将近五十万元,新购买了一台冷凝机,想利用电冰箱致冷的原理,对上排的废气采取冷却处理的方法,尽可能达到控制排烟的效果,这个设备组装大概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而当记者追问在整改前为何不暂停生产,刘正伍的回答是:如果不及时加工的话,这些死鱼会很快腐烂长出虫子来,然后爬得到处都是。

在结束采访的返回途中,就这家鱼粉厂的排污情况,记者向随行的工作人员作了了解。据介绍,今年10月28日,县环保局龙港分局接到当地群众举报,县环保局龙港分局当天立即组织执法人员到鱼粉厂勘察处理,发现该鱼粉厂在工商注册时并没有事先办理相关的环评审批手续,锅炉废气经水膜除尘设施处理后排放,但在生产过程中车间产生的废气无配套的污染防治设施处理,直接排放。执法人员当场责令企业限期补办环评手续,并对其下达《环境违法行为改正通知书》,责令其立即对废气排污系统进行整改。半个月后,执法人员来到该厂回访,实地检查整改效果,见企业已安装了喷淋设施,但现场查看后,发觉车间里仍有较重的气味,再次敦促该厂加大治理力度。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就在记者走访厂房的前一天,也就是12月5日,分局已将案件上报县环保局监察大队对企业进行立案查处。

另据记者了解,原先我县有两家鱼粉厂,因效益原因,宏发鱼粉厂已自行关闭,现在能正常正规生产的只有这一家东兴鱼粉饲料有限公司。由于原宏发鱼粉厂位置比较偏僻,远离居民区,对居民的日常生活几乎没有造成影响。基于此,是否可以考虑将东兴鱼粉饲料有限公司搬至原宏发鱼粉厂所在地。

舥艚虽然需要有一间鱼粉厂,解决杂鱼的出路问题,有效利用废物,但现在群众对生活环境要求日益提高,该厂的污染问题必须彻底解决,一旦搬迁条件成熟,就要立即搬迁。希望政府及有关部门大力支持饲料鱼粉厂搬迁,给予解决土地等方面的难题。(记者
简宁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