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霸近海海域抢劫敲诈渔民北海海域又现“海霸”||农业渔业资讯新闻信息列表|渔业|渔业产品|水产|中国渔业信息网|渔业信息|农业渔业企业|中国农业网|www.zgyy.com.cn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南方渔网报道曾遭广西北海市海警、公安、海洋、水产及渔政等多部门重拳打击并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的“海霸”势力,最近又在北海海域抬头,他们强霸近海海域作为“螺场”,驾驶快艇驱赶、抢劫、敲诈或打伤出海摸螺作业的无辜渔民。
北海近海海域水质良好,饵料丰富,盛产象鼻螺、沙包螺、黄包螺、扇子螺等肉质鲜美的海螺,北海沿海很多渔民以驾驶摸螺船出海摸螺为生。自美味海螺畅销不衰、行情看涨后,这片“肥美”的海域便被一些黑恶势力垂涎,他们用泡沫、废油桶、废煤气罐等悬浮物数千亩、数万亩地非法圈占海域,然后借此肆意敲诈勒索和抢劫殴打进入这些海域作业的渔民。当地相关部门曾多次抽调精兵强将,组成联合执法队,开展打击“海霸”及清理非法圈占海域专项行动。但风头一过,受巨大经济利益驱动的“海霸”们又卷土重来,行凶作恶。
今年十月十九日十三时许,一艘摸螺船正在北海银滩南面的海域作业,突然驶来一艘快艇,数名“海霸”跳上摸螺船,不由分说,对船主拳打脚踢,声称该艘摸螺船未经允许,擅闯他们的“螺场”偷摸海螺。船主要求对方拿出海域使用证及水产养殖证等证明文件,同时拨打“海上一一○”报警。但此举招致“海霸”们更疯狂的殴打。“海霸”们还将一名正在潜水摸螺的摸螺工强行拉出海面,抢走了他摸到的海螺。
近段时间以来,北海市的摸螺船主和摸螺工,几乎都有过上述恶梦般的经历。
十月二十六日上午九时,数家媒体的记者来到该市电建渔港采访,摸螺船主和摸螺工们纷纷控诉“海霸”强占海域、驾驶快艇驱赶、抢劫、敲诈和殴打摸螺渔民的恶行。为实地调查“海霸”的恶行,记者一行随一艘摸螺船出海。上午十时许,摸螺船驶离海岸大约四海里,抛锚停泊刚开始摸螺作业,两艘快艇各载着五六个身强力壮的青年男子相继驶来。渔民们告诉记者,这就是“海霸”的快艇。
“海霸”快艇绕着记者们乘坐的摸螺船转了两圈,靠近摸螺船刚想登船,突然看见记者们掏出“长枪短炮”对准着他们,仓皇缩回快艇,并驾艇快速逃走。但“海霸”快艇并未走远,在阴天根本无需戴草帽的情况下,他们戴上草帽,有的将草帽帽沿弯下来遮脸,有的用布条蒙面,显然是害怕其真实面目被记者们拍摄到。整整一天时间,蒙面“海霸”始终不敢驾艇靠近记者们乘坐的摸螺船,却骚扰在附近海域作业的其他摸螺船,与记者们乘坐的摸螺船一同出海作业的其它十余艘摸螺船,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海霸”的骚扰。记者们亲眼目睹并拍下“海霸”不顾摸螺工死活,将潜海作业的摸螺工的呼吸管打结,强行拖拽呼吸管,将摸螺工拖上快艇,抢走海螺的情景。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过去的“海霸”公然用泡沫、废油桶、废煤气罐等废旧悬浮霸海,但这样做目标大,容易引起渔民的公愤和遭到有关部门打击清理。现在的“海霸”较为狡猾,不再使用废旧悬浮物霸海,而是用快艇圈占“螺场”。有的“海霸”还办理了一小片海域的合法海域使用证作为掩护,数十倍甚至数百倍地霸占海域,一旦驱赶、抢劫敲诈和殴打渔民的恶行遭到渔民投诉,被警方追究,便借口是发生“螺场纠纷”,最多受到治安处罚和支付伤者医疗费和处罚,而不会被当成刑事案件处理。
“海霸”们将大片公共海域霸占成为“自己的螺场”,就不允许渔民进入。渔民们要进入“海霸”们非法圈占的螺场摸螺,要么按日交租金,要么将摸到的“螺场”全部以市场价的一半卖给“海霸”。记者还从警方获悉,由于“海霸”作案大多在离岸数海里的海面上,警方接到渔民报案赶到案发海域时,“海霸”早已驾驶快艇逃之夭夭。有的“海霸”使用的快艇,航速比警方的快艇快,警方即使看见了“海霸”的快艇,也追赶不上。至于那些拥用合法海域使用证的“海霸”,一旦与渔民发生纠纷,处理起来也较为棘手。打击抬头的“海霸”,必须是多部门联手行动才成效果。
“海霸”大面积霸占海域,从事摸螺作业的渔民们生计越来越艰难,许多外来投资从事摸螺业的船主纷纷卖掉摸螺船,另谋出路,电建渔港的摸螺船数量锐减。从事摸螺作业的渔民们呼吁当局对“海霸”保持严打势态,维护北部湾渔场的社会安定和摸螺渔民们的合法利益。编辑:邓洁

曾被北海市海警、公安、边防、海洋、海事、海监、水产、渔政等部门联合重拳打击、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的“海霸”,最近又在北海海域抬头。他们强霸近海海域作为“螺场”,频频驾驶快艇驱赶、抢劫、敲诈和打伤出海摸螺作业的无辜渔民。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记者从此间获实,广西北海市边防警方近日成功打掉一“海霸”团伙,关某等7名骨干成员被警方依法逮捕。
北海地处北部湾海域,海域水质良好,饵料丰富,盛产象鼻螺、沙包螺、、扇子螺等肉质鲜美的海螺,美味海螺一直来畅销不衰,这片“肥美”的海域便被一些黑恶势力垂涎。位于该市铁山港区的海域,随着养殖业日渐扩大,在物欲横流的诱惑面前,一些不法分子逐改变那种传统砸、打、抢方式,购置快艇、摸螺船,雇用外地摸螺工人以潜捕为由,光天化日之下非法组织哄抢合法螺场,形成有组织、有计划的“海霸”团伙。
据介绍,该“海霸”团伙成员由当地10余名无业青年组成,自去年十月以来,购置快艇一艘、摸螺船两艘,组织外地摸螺工人,以潜捕为由对营盘海面的海螺养殖户进行抢劫多达34次,气焰十分嚣张。严重扰乱了沿海居民生产生活的正常秩序和侵犯了沿海养殖户的合法权益。为打掉这一“海霸”团伙,维护营盘镇治安稳定,北海市驻地边防部队和当地警方联合组织成立了“打霸”工作组,展开调查取证工作。
2005年12月23日下午2时许,“海霸”团伙雇用一伙外地摸螺工人开两艘快艇来到陈某的合法养殖场海面抢摸螺。陈某在告诫无效后报警,当地警方立即组织警力与该镇国土资源所执法人员一起乘艇赶到螺场。经土地所执法人员用卫星定位证实,被抢海域是陈某的合法养殖场范围内后,警方依法查扣象鼻螺259斤,警方并将此起非法哄抢的“海霸”团伙骨干成员梁某抓获归案。
2006年1月23日下午3时许,养殖户李某在其螺场值班时,发现1艘快艇、5艘摸螺船载约60人在其螺场抢螺,李某经警告无效后,电话报案。当地警方立即联合国土部门到现场用卫星定位证实该海域合法性后,依法查扣象鼻螺100斤,当场抓获“海霸”团伙骨干成员杨某、张某等6人。
经审查,在确凿证据面前,七名犯罪嫌疑人对其非法抢螺的违法犯罪事实供认不讳。2月22日,涉嫌抢劫海螺的犯罪嫌疑人梁某等7人被警方依法逮捕。编辑:王宇

曾被打击 如今卷土重来

北海近海海域海水温暖、水质良好、饵料丰富,盛产象鼻螺、沙包螺、黄包螺、扇子螺等肉质鲜美的海螺,北海沿海有一大批渔民以驾驶摸螺船出海摸螺为生。因为美味海螺畅销不衰,这片“肥美”的海域便被黑恶势力垂涎。

以前,“海霸”用泡沫、废油桶、废煤气罐等悬浮物数千亩、数万亩地非法圈占海域,肆意敲诈勒索和抢劫殴打进入这些海域作业的摸螺渔民。“海霸”问题经媒体曝光后,引起了北海市委、市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曾多次从海警、公安、边防、海洋、海事、海监、水产、渔政等部门抽调精兵强将,组成联合执法队,开展打击“海霸”、清理非法圈占海域的专项行动,一批“海霸”被逮捕法办。

每次打击过后,“海霸”们都会销声匿迹一段时间,但风头一过,一些人又受巨大的经济利益驱动开始行凶作恶,霸占海域,欺负善良渔民。

今年10月19日13时许,一艘摸螺船正在北海海域作业,突然驶来一艘“海霸”快艇,数名“海霸”跳上摸螺船,不由分说,对船主拳打脚踢,声称这艘摸螺船未经允许,擅闯他们的“螺场”偷摸海螺。船主据理力争,要求“海霸”拿出海域使用证和水产养殖证,以证明这片海域是他们的合法“螺场”,却遭到“海霸”第二次殴打。船主掏出手机,拨打“海上110”报警,不料激怒了“海霸”,遭到第三次殴打。近段时间以来,北海市的众多摸螺船主和摸螺工,都有过这种恶梦般的经历。

记者出海 目击“海霸”恶行

记者接到摸螺渔民的投诉后,和数家媒体的记者于10月26日上午9时来到电建渔港摸螺船停泊处采访,摸螺船主和摸螺工们纷纷围上来,诉说“海霸”强占海域,驾驶快艇驱赶、抢劫、敲诈和殴打摸螺渔民的恶行。

为了实地查看“海霸”是如何行凶作恶的,记者一行随一艘摸螺船出海。上午10时许,摸螺船驶离海岸数公里,抛锚停泊刚开始摸螺作业,两艘快艇各载着五六个身强力壮的青年男子相继驶来。渔民们告诉记者,这就是“海霸”的快艇。

“海霸”快艇绕着记者们乘坐的摸螺船转了两圈,靠近摸螺船刚想登船,突然看见记者们的“长枪短炮”对准了他们,仓皇缩回快艇,驾艇快速逃走。但“海霸”快艇并未走远,在阴天根本无需戴草帽的情况下,他们戴上了草帽,有的将草帽弯下来遮脸,有的用布条蒙面,显然是害怕其面目被记者们拍摄到。

当天,蒙面“海霸”始终不敢驾艇靠近记者们乘坐的摸螺船,却骚扰在附近海域作业的其他摸螺船。与记者们乘坐的摸螺船一同出海作业的十几艘摸螺船,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海霸”的骚扰。

打击“海霸” 需多部门联手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现在的“海霸”较为狡猾,不再使用废旧悬浮物圈占海域,而是用快艇圈占“螺场”。有的“海霸”还办理了一小片海域的合法海域使用证作为掩护,数十倍甚至数百倍地霸占海域,一旦驱赶、抢劫、敲诈和殴打渔民的恶行遭到渔民投诉,被警方追究,便借口是发生了“螺场纠纷”。“海霸”们将大片公共海域霸占成为自己的“螺场”,就不允许其他渔民进入。渔民们要进入“海霸”们的螺场摸螺,要么按天交租金,要么就得将摸到的螺全部以市场价的一半卖给“海霸”。

记者从警方获悉,由于“海霸”作案大多在离岸较远的海面上,警方接到渔民报案赶到案发海域时,“海霸”往往已驾驶快艇逃之夭夭。

至于那些拥有合法海域使用证的“海霸”,一旦与渔民发生纠纷,处理起来也较为棘手。因此,要打击抬头的“海霸”,需多部门联手行动才有效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