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火海产物出心里临“内忧中患”止业收展寸步难行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据福州海关统计,二00六年福建省累计出口水海产品二十点五八万吨,价值二点九二亿美元,分别比上年增长约五成四和五成二,呈现快速增长的良好态势。但由于受国外贸易壁垒以及内部各种不利因素的制约,该省水海产品出口仍将在“内忧外患”的双重压力下蹒跚前行。
首先,“外患”方面,贸易壁垒狙击出口。以日本为例,从二00六年五月二十九日起,日本正式推行食品中农业化学品残留“肯定列表制度”,所涉及的农产品由一百三十种增至一百三十五种,被检测允许存在的残留农药由七百二十四种缩小到二百二十九种,农药残留标准有九千个增至二点八万个,大大抬高了水海产品出口到日本的门槛。
此外,美国沃尔玛和全球最大的达登连锁餐饮集团均发布明确消息,所有虾类产品的供应商和生产商必须满足BAP标准,并通过美国养殖认证委员会的认证,否则不予采购。欧盟也于二00六年一月一日开始实施新的《欧盟食品及饲料安全管理法规》,强化了食品安全的检查手段,增加了对已经准入欧盟市场的食品安全问责制,并且要求从食品生产的初始阶段就必须符合食品生产安全标准,否则欧盟委员会将取消其进口资格,并将相关外国企业列入“黑名单”。
其次,国内环境污染、成本增加、竞争加剧是制约福建水海产品出口的“内忧”。近年来中国水产区周边经济发展迅速,电子、五金、食品加工、化工等行业的生产活动,严重污染了水产区的水质,导致水海产品品质下降。
行业利润不断下滑,水产加工发展动力不足。由于主要出口市场的农残检测项目不断增加,使得用于出口市场的检验检疫费用不断攀升;同时由于柴油、劳动力等捕捞成本的上升,导致水海产品的出口成本不断增加,水产加工出口行业发展后劲不足。南方渔网编辑:黄倩

图片 1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湛江海洋资料丰富,有经济鱼类520余种,虾类28种,贝类547种。湛江现有对虾养殖面积约30余万亩,养殖规模居全省第一位,对虾年产量8.6万吨,占广东省的一半,占全国的六分之一,对虾年交易量占全国的70%左右。据湛江市海洋与渔业局统计,目前湛江市有水产加工企业250余家,其中获得欧盟注册10家,获得美国HACCP认证31家,还有一批获得韩国、日本食品认证企业。近年来湛江水产行业的迅猛发展给种苗、饲料、加工、流通等相关产业带来了蓬勃发展的生机,仅“一条虾工程”就创造了30多万个就业岗位。而湛江水海产品亦凭借物美价廉的竞争优势在国际市场上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以冻对虾、冻罗非鱼为代表的水海产品源源不断地走出国门,成为湛江出口的拳头产品,湛江也在一步步向国际水海产品基地的目标靠近。由于近期频受食品安全问题以及进口市场对国内行业保护等因素影响,发达国家针对水海产品设置的贸易壁垒如“反倾销”、“绿色壁垒”等层出不穷,导致2005年湛江水海产品出口屡屡受挫。今年以来湛江水海产品出口未摆脱上年的颓势,形势依然不容乐观。据海关统计,今年前7个月湛江出口水海产品1.1万吨,价值3562万美元,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42.1%和46%。虽然近年来湛江水海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得到有效提升,但出口不仅频遭国外贸易壁垒的狙击,而且备受内部各种不利因素的影响,使得湛江水海产品出口在“内忧外患”的双重压力下蹒跚前行。“外患”狙击出口欧盟禁令。2002年1月,欧盟以在输欧的虾产品中检出氯霉素为由暂停进口所有中国动物源性食品,导致2003年湛江水海产品对欧盟出口全面停止。虽然欧盟于2004年7月对我国动物源性产品解禁,但当年湛江水海产品出口欧盟的形势依然尴尬,直至2005年对欧盟出口才有所回升,出口561.6吨,价值241.6万美元。2005年3月,欧盟水产品代表团到湛江考察湛江的对虾生产及加工情况,让湛江的对虾生产和加工业再次经受严峻的考验。反倾销。2003年12月31日美国南方虾业联盟向美国商务部和国际贸易委员会提交指控包括中国在内的6个国家向美倾销虾类制品,美商务部于2004年7月对我国对虾反倾销做出初裁,11月公布了对中国对虾反倾销案终裁结果,除湛江国联水产开发有限公司获得零关税外,中国其他虾产品生产企业对美出口存在倾销行为,征收27.9%到112.8%的反倾销税。此次反倾销的裁定,直接导致湛江冻对虾输美连年下滑。2004年湛江冻对虾对美出口1.2万吨,价值6369万美元,比2003年分别下降19.6%和18.5%;2005年对美出口6406吨,价值3322万美元,同比分别下降48.2%和47.8%。对美出口下降的态势在今年前7个月仍旧继续,前7个月对美出口冻对虾1073吨,价值541.1万美元,同比分别下降57.6%和62.5%。欧盟、日本新的食品安全标准。今年1月1日欧盟开始实施新的《欧盟食品及饲料安全管理法规》,强化了食品安全的检查手段,增加了对已经准入欧盟市场的食品安全问责制,并且要求从食品生产的初始阶段就必须符合食品生产安全标准。5月29日日本正式施行《食品中残留农业化学品肯定列表制度》,针对进口食品、农产品中可能出现的734种农药、兽药和饲料添加剂,检测指标从原来的1万多种增加到5万多种,平均每一产品的检测指标超过300个,单项指标的合格标准也大幅提高。近乎苛刻的标准,使湛江水海产品进入欧盟、日本市场的难度骤增。“内忧”制约出口出口竞争压力不断增加。目前湛江主要水海产品出口企业均已形成养殖、加工、出口一条龙的产业链,拥有自主以及由国外客户投资的养殖场。由于出口水海产品利润丰厚,湛江水海产品生产企业把目光盯紧了国外市场,特别是近年来较大型加工企业大多起点较高,且投产之初就将目标锁定在国际市场上,对国内市场的开发力度不大且效果并不理想,内销所占比例较小。在此情况下,不少出口企业为争夺国外市场份额以低价竞销作为竞争手段,导致水海产品的出口价格一降再降,出口企业无利可图甚至亏本经营,面临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行业协会的协调力度仍需加强。行业协会在经济发达国家已经非常成熟,致力维护水产进出口企业的整体利益,在规范企业进出口行为、防止恶性竞争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而湛江市水产进出口企业协会起步较晚,至今年才刚刚成立了3个年头。虽然湛江水产行业协会在改善水产行业的经营环境、规范企业出口秩序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包括组织湛江水海产品出口企业应对美国“反倾销”诉讼,向政府提出“关于加强水产种苗、养殖场管理的建议”等,但由于水产协会涵盖面过大,很难集中精力应对企业自身出现的问题,而且对于水海产品的出口只是起到协调作用,无法针对产品的出口价格做出具体要求。“内忧外患”使得湛江水海产品出口面临严峻考验,如何实现湛江水海产品在逆境中的突围,是今后面临的主要难题。一、目前湛江市水海产品加工企业建立了质量管理体系和HACCP质量控制体系,有条件的有实力的企业还建立了ISO9000质量保证体系,能对抗生素、农残、药残等国外要求的10多个项目进行自检,这些有效的手段都使进厂的原料及出厂的产品的卫生质量得到有效控制。除此之外,湛江水产企业还积极与水产科研单位开展技术合作,首创封闭式对虾养殖区循环水生态养殖模式。但是针对目前欧盟、日本推行新的食品安全标准,湛江企业还须加强对食品化学残留物新标准的收集和研究,加快国内药物残留标准与国际标准的接轨,从生产、加工等各环节严把质量与安全关,使出口的水海产品符合安全、健康的“绿色”要求,用“绿色水海产品”跨越“绿色壁垒”,重返欧盟、日本市场。二、积极适应国际市场的各方面的需求,加大出口水海产品的开发力度,改变原来低附加值产品出口为主的局面。目前如熟凤尾虾、熟虾圈、面包虾等高附加值产品出口保持着良好的发展态势,今年前7个月湛江制作或保藏的对虾出口大幅增长,共出口1.5万吨,价值7833万美元,同比分别增长2.6倍和2.8倍。三、政府部门应深入了解企业疾苦,积极发挥服务职能,加强对外宣传力度,引导企业在巩固原有主要出口市场的基础上,以开拓新兴市场为突破口,形成湛江水海产品多层次、多元化的出口贸易格局,降低对主要出口市场的依赖程度,增强抗风险能力,确保水海产业的健康持续发展。四、发挥行业协会的监督指导作用,规范企业的出口行为,形成统一的价格联盟,改变过去以往靠低价竞销获取微薄利润的发展模式,避免再次招致国外市场实施反倾销措施。南方渔网编辑:黄倩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摘自湖北日报:广东一直是我国水海产品出口的重要基地之一,水海产品出口保持较好的发展势头。但近年来随着国内食品安全问题的日益突出,特别是受去年大闸蟹事件、多宝鱼事件及孔雀石绿等事件的影响,广东水海产品出口形势发生逆转,出口持续下降,行业发展举步维艰。据海关统计,今年1-11月,广东省累计出口水海产品12.5万吨,价值2.3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分别下降30.6%和38.3%。这是自去年6月以来,广东省水海产品出口连续第18个月同比下降。出口主要呈现以下特点:

一、一般贸易占据主导地位。今年1-11月,广东省以一般贸易方式出口水海产品11.5万吨,下降30.9%,占同期广东省水海产品出口总量的91.8%。

二、主要以私营企业和国有企业为主。今年1-11月,广东省私营企业出口水海产品5.6万吨,下降16.4%,占44.9%;国有企业出口4.1万吨,下降25.3%,占33%。

三、香港、澳门是主要出口市场,对美国、日本、欧盟等受限市场出口大幅下降。今年1-11月,广东省对香港出口水海产品7.9万吨,下降5.9%;对澳门出口1.4万吨,增长6.2%;对上述两个市场出口量合计占同期广东省水海产品出口总量的74.2%。另外,对美国出口1.1万吨,下降74.5%;对日本出口2439吨,下降39.7%;对欧盟出口1088吨,下降30.6%。

今年1-11月广东省水海产品出口持续下降的主要原因:

一、外患方面,“绿色壁垒”狙击出口。2006年1月1日,欧盟开始实施新的《欧盟食品及饲料安全管理法规》,强化了食品安全的检查手段,增加了对已经准入欧盟市场的食品安全问责制。同年5月29日,日本正式施行《食品中残留农业化学品肯定列表制度》,检测指标从原来的1万多种增加到5万多种,大大抬高了水海产品进入日本市场的门槛。另外,沃尔玛和全球最大的达登连锁餐饮集团均发布明确消息,所有虾类产品的供应商和生产商必须满足BAP标准(《最严谨的水产养殖规范》)要求,否则不予采购。

2007年6月28日,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宣布对中国输美的鲶鱼、巴沙鱼、鲮鱼、虾和鳗鱼5种水产品实施自动扣留并禁止入境。紧随其后,韩国政府禁止我国34家水产养殖企业向韩国出口鱼类等水产品。近日,欧盟也启动了对我国进口人工养殖海产品的审查。这些主要出口市场“绿色壁垒”的不断加强,已经对广东省水海产品出口产生负面影响。

二、国内环境污染、成本增加、竞争加剧是制约水海产品出口的“内忧”。近年来中国水产区周边经济发展迅速,电子、五金、食品加工、化工等行业的生产活动,严重污染了水产区的水质,导致水海产品品质下降。另外,利润下滑引发无序竞争。由于主要出口市场的农残检测项目不断增加,使得用于出口市场的检验检疫费用不断攀升;同时国内原材料、劳动力、运输等价格持续上涨以及人民币的升值因素,导致水海产品的出口成本不断增加,然而出口价格却上涨乏力,企业利润空间被进一步挤压,加剧了行业的无序竞争,压价成为占领市场的主要手段。

为此建议:

一是加快水海产品质量标准、认证以及检验制度的建设,提高水海产品的检测水平,尽快与国际标准接轨;二是引导企业加快质量安全监控体系建设,从生产、加工等各环节严把产品的质量与安全关,变事后被动补救为事前主动防范;三是鼓励企业发展多元化的出口市场格局,降低对主要出口市场的依赖程度。

南方渔网编辑:陈如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