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考试热点天天读:广东海域污染问题

图片 1

图片 2

作者:中宜教育国内考试研究中心教研组组长 戴斌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珠江每年携带上百吨的污染物入海,致使珠江口近岸海域严重污染。昨日省海洋与渔业局发布2009年广东省海洋环境质量公报,其中披露,广州、东莞、中山近岸全部海域、深圳西部海域、珠海部分近岸海域被严重污染。监测结果显示,2009年,广东近岸海域污染总体形势依然严峻,海水中主要污染物依然是无机氮和活性磷酸盐。污染海域主要分布在珠江口和部分大中城市近岸局部海域。据介绍,入海河流每年携带大量污染物入海,造成入海河口海域生态环境恶化。据近几年的监测结果,广东污染最严重几个区域均位于河口海域,如柘林湾、汕头港、珠江口、北津港、湛江港、安铺港等。其中,珠江口一直是广东污染最严重的海域,污染上升趋势较明显。近六年的监测表明,珠江通过八大口门每年携带上百吨的污染物入海,致使珠江口近岸海域严重污染。广州市、东莞市、中山市近岸全部海域、深圳市西部海域、珠海市部分近岸海域被严重污染。珠江口生态监控区生态系统多年来一直处于不健康状态,海水富营养化、生物群落结构异常、渔业资源衰退和生态改变等严重生态问题日益突出。2009年海洋环境质量公报显示,在14个沿海地级市中,除潮州、深圳、惠州、揭阳和中山外,各地市监测的入海排污口均有不同程度排污现象,东莞和汕头监测的入海排污口超标率均为100%。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社会问题的背景】

广东发布海洋环境质量公报显示,近岸海域海洋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恶化趋势未有根本扭转,其中河口海域生态环境问题日益突出,珠江口成为广东污染最严重海域,其污染上升明显,海水富营养化严重。据中新社5月20日报道,19日,在广东省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2009年广东省海洋环境质量公报》正式对外发布。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屈家树指出,2009年广东近岸海域污染总体形势依然严峻;海水中主要污染物是无机氮和活性磷酸盐;污染海域主要分布在珠江口和大中城市近岸局部海域。实施监测的海域,64.2%的海洋功能区海水质量还不能完全满足要求。近岸海域海洋生态较为脆弱,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尚未得到有效缓解。公报显示,根据近几年的监测结果,广东省污染最为严重的几个区域均位于河口海域,如汕头港、珠江口、湛江港等。其中,珠江口一直是广东省污染最严重的海域。近6年的监测表明,珠江口通过八大口门每年携带上百万吨的污染物入海,致使珠江口近岸海域严重污染。广州市、东莞市、中山市近岸全部海域、深圳市西部海域、珠海市部分近岸海域被严重污染。珠江口生态监控区生态系统多年来一直处于不健康状态,海水富营养化、生物群落结构异常、渔业资源衰退和生态改变等严重生态问题日益突出。入海陆源污染物仍然是广东省海洋污染的主要来源,约占总量的70%。2009年的入海排污口监测结果表明,实施监测的95个入海排污口中,有43个向海超标排放污染物。实施监测的11个入海排污口临近海域中有10个生态环境质量处于差的状态。此外,2009年广东省近岸海域污染程度也在不断加重,其中严重污染海域面积约达3800平方公里,比上年增加11.8%,且海域污染范围有扩大趋势。

(1)2010年5月19日上午,在广东省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2009年广东省海洋环境质量公报》正式对外发布。

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屈家树指出,2009年广东近岸海域污染总体形势依然严峻;海水中主要污染物是无机氮和活性磷酸盐;污染海域主要分布在珠江口和大中城市近岸局部海域。实施监测的海域,64.2%的海洋功能区海水质量还不能完全满足要求。近岸海域海洋生态较为脆弱,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尚未得到有效缓解。

公报显示,根据近几年的监测结果,广东省污染最为严重的几个区域均位于河口海域,如汕头港、珠江口、湛江港等。其中,珠江口一直是广东省污染最严重的海域。近6年的监测表明,珠江口通过八大口门每年携带上百万吨的污染物入海,致使珠江口近岸海域严重污染。广州市、东莞市、中山市近岸全部海域、深圳市西部海域、珠海市部分近岸海域被严重污染。珠江口生态监控区生态系统多年来一直处于不健康状态,海水富营养化、生物群落结构异常、渔业资源衰退和生态改变等严重生态问题日益突出。

入海陆源污染物仍然是广东省海洋污染的主要来源,约占总量的70%。2009年的入海排污口监测结果表明,实施监测的95个入海排污口中,有43个向海超标排放污染物。实施监测的11个入海排污口临近海域中有10个生态环境质量处于差的状态。

此外,2009年广东省近岸海域污染程度也在不断加重,其中严重污染海域面积约达3800平方公里,比上年增加11.8%,且海域污染范围有扩大趋势。

(2)2009年,在南海5220平方公里的严重污染海域面积中,广东省以3800平方公里占了大半。在广东长达4114公里、全国各省最长的大陆海岸线的中部,呈现出一大片红色标记,全国经济最活跃的广州、东莞、中山、珠海、深圳西部等珠江口近岸海域已经多年来受到严重污染。在经济欠发达的粤东、粤西地区,包括潮州柘林湾、汕头港、江门近岸、阳江北津港、茂名水东港、湛江港等大中城市近岸局部水域同样未幸免。

在粤东,受陆源排污和柘林湾大规模海水养殖自身污染影响,潮州柘林湾海域受无机氮和活性磷酸盐的严重污染,整个海湾已处于富营养化状态,结果是使这个老牌的水产养殖区“水质差,鱼难养”,鱼类病害增多,渔农养殖户收入总体一年不如一年。

《2009年广东省海洋环境质量公报》数据显示,全省近岸海域约有近半海水水质未达到清洁海域水质标准。“广东近海海域总面积中,有20%的海水受轻度以上污染,约有10%的海域水质处于中度污染和严重污染的状态。”长期关注广东海洋的知情人士披露。

(3)近年来,尽管广东海洋环境监测中心设定的超标排放入海排污口超标率,已从令人惊诧的62.9%下降到45.3%,但2009年95个被监测的入海排污口中仍有43个超标排放,入海排污依然是久治不愈。汕头、东莞等地,被监测的入海排污口已经是连续两年录得100%超标排放的“佳绩”。

在位于东莞沙田镇的丽海纺织印染有限公司附近调查发现,一根几十米高的烟囱,不停地向天空冒出浓烟,散发出一阵阵臭鸡蛋味;紧靠着该公司围墙的一条十多米宽的河涌上茂盛的水浮莲几乎覆盖了整个水面,走近一看才发现水浮莲底下全是暗黑色的污水,阵阵难闻的臭味扑面而来。

沙田丽海纺织印染有限公司是一家被广东省海洋环境公报连年曝光的工业废水入海排污口废水超标的企业,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家工厂所入驻的工业园,叫做东莞沙田丽海环保工业园。

沙田丽海纺织印染厂连年废水超标排放并不是一个特例。东莞市虎门镇沙角电厂排污口、东莞市东宝河入海口、东莞市虎门镇凤凰山入海口等都不是第一次入选“黑名单”。

生活废水直排、工业废水排污口超标排放、排污河超标排放……广东近海成为一个巨大的接纳污水和污染物的垃圾场。近六年的监测表明,珠江通过八大口门每年携带上百万吨的污染物入海,致使珠江口近岸海域严重污染。

2009年,珠三角沿岸海域接纳污水近50亿吨,粤东沿岸海域接纳12.11亿吨,粤西沿岸海域接纳0.80亿吨,与2008年相比,珠三角沿岸接纳污水增加1.57亿吨。

(4)广东海洋环境监测部门、广东环保部门联手监测和治理污染多年,为何广东海洋污染病症久治不愈?一些曾经曝光的企业排污超标问题为何屡禁不绝?

“由于污水治理成本较高,而违法成本低,导致一些工厂偷排偷放现象时有发生。”一位负责海洋环境监测的人士对记者说,监管就像猫捉老鼠,当监测人士来采样的时候,工厂会开动污水处理装置,但等监测人士一走,污水处理装置就关停了,“我们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力量时时刻刻紧盯着一个企业啊。”

河海污染因跨界污染、责任难以厘清导致多方扯皮、推诿,是致使污染治理难上加难的另一原因。深圳和东莞的界河———东宝河污染堪称老大难的典型。

东宝河是深圳和东莞的界河,沿岸工厂林立且村镇众多,工业废水和生活废水常年未经任何处理,就直接汇入珠江口交椅湾海域,多年来水体污染严重,水体常年发黑发臭,水质常年处于劣四类状态。

广东近岸污染问题也凸显了广东污水处理厂建设的滞后。一位长期关注广东水质污染的专家对记者说,“一些企业排污口超标,多次曝光后依然若无其事,能否罚到其破产?有的城市,超标排污口居然出现在污水处理厂,这种情况该如何执法,值得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

(5)走马珠江口,最大的感受是触目惊心。黑水横流、恶臭熏天,广东母亲河珠江以及人类未来的家园海洋饱受摧残。

过去几十年,西方国家在工业化时代走过了先污染后治理的道路,西方的经验本可借鉴,不幸的是,过去30年,只注重GDP不注重环保、粗放式发展的广东也正重复这条老路。

近几年来,环保部门对水质污染处理不能说不重视,但相比投入治水的巨资而言,可谓收效甚微。广州是为亚运会举办投入重资治水,市内各大河涌水质虽有改善,但离河涌戏水的目标尚远。同样,去年东莞治理东引运河,一掷就是80亿元,虽然运河水质有所改善,但长期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这足以从一方面佐证了治理之难。无怪乎,东莞虎门镇环保局局长王泰林感叹道:先污染,后治理,难!西方的经验证明,无论是空气污染,还是水质污染,污染容易,治理难,清洁的江海如果用50年就可变黑,但可能花上100年时间也未必能还其清洁。

广东近几年来已耗巨资建设人工鱼礁、建设海底牧场,这固然是挽救海洋生态的有效措施。不过,有关环境监测表明,海洋污染最大的根源在于陆源污染的无节制的超标排放,如果地方政府不坚决执行对产业升级转型,污水超标排放避免不了,如果没有对陆源污染超标排放有效的“堵”,海洋污染不可能抑制。靠海吃海的粗放式发展方式可休矣,但治理虽难各方却仍需努力。

【核心观点】

(1)治理海域污染问题,戴斌老师认为关键是要有效控制陆源污染,对此可以从五个角度入手:首先,突出抓好重点行业、重点企业的污染源治理,推行全过程清洁生产,采用高新适用技术改造传统产业,进一步严打违法排污企业,加大对污染设施运转的监督检查。通过调整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发展循环经济。其次,加快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步伐,尽快配套排污管网建设,提高污水处理厂的接纳量。再次,改善现有城市污水处理设施,增加脱氮除磷的处理工艺,切实提高污水处理厂的出水质量。第四方面,可以大力发展循环经济,积极推广工业企业污水“零排放”。第五方面,戴斌老师认为还应该科学合理的使用化肥、农药,减少农业面源污染,进而减少对近岸海域的污染,大力发展生态农业、生态林业、流域治理等污染治理和生态建设工程,有效地消减河流入海污染的负荷。

(2)从法规的完善角度入手,随着我国海洋开发利用的不断发展,必然会出现一些原有法律法规未曾涉及的问题,这就需要我国的法制工作者和管理者根据实际情况及时出台相关法律法规,始终使我国的海洋环境保护工作“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法规是行为的依据,组织落实是执行法规的保证。

(3)“发展是硬道理”。但是,不少政府片面地追求发展速度,满足于GDP增长,不惜牺牲环境,其根结在于扭曲的发展观与政绩观。说白了,就是发展观、政绩观遭到了严重的“污染”。很大程度上讲,政绩观“污染”是最大的环境污染,海域污染同样与政绩观“被污染”休戚相关。

如何纠正“被污染”的政绩观?戴斌老师认为关键在于从源头“治污”,治理“发展环境”。首先,是改革考核政绩的传统模式,将环境保护列入考核内容,使发展速度与环境保护并驾齐驱。其次,打造公众深度参与环保公共事务的“扬声器”与“回音壁”。一方面让公众拥有话语权,提出自己的意见与建议;另一方面,拥有监督权,通过投诉或举报等形式进行表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