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质连续两年良后熬成优 消失15年的针鱼重现浙江金华_鱼类专题(淡水鱼专题)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网友“一切从新开始了”上周末在西溪湿地旁的小河里钓上一条小鱼,样子有点怪:“大概10厘米长,嘴很长,而且奇怪的是下嘴唇长,上嘴唇短”。她在19楼网站上发帖询问这到底是什么鱼,网友的回答也是五花八门。我们请读者登录杭报在线一起来猜猜。(详见本报10月22日热线新闻版)我请水产生物专家浙大的邵庆均教授看了照片。邵教授说应该是针鱼的一种。什么是针鱼呢?针鱼是鱵鱼的别名,鱵鱼也叫姜公鱼、针工鱼、单针鱼、针扎鱼,体长约16~24厘米,头长,前端尖,下颌延长呈一扁平针状喙。栖息于浅海、河口,有时亦入淡水中,常跃出水面。分布我国沿海和长江等各大河流中。读者的回答各种各样,猜中的也不少。毕业于生物专业的邱先生虽然现在从事的工作和生物无关,但专业功底还在,认出这是针鱼。平时就爱好钓鱼的金女士和李先生也见多识广,认出了怪鱼的真面目。我们将在近期通过挂号信的方式寄出蛋糕券。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前几天,经常在兰江钓鱼捕虾的“天堂孤鸿”在兰江边捕虾时,发现了一条长相怪异的鱼:这条小鱼通体白色近乎透明,长10多厘米,柱状身体。最奇特的是鱼嘴:上嘴唇短,下嘴唇犹如绣花针一样又尖又长。

被捕杀的针鱼口吐白沫

“天堂孤鸿”把鱼放在太阳下面,通透的鱼身里能清楚见到鱼骨、鱼刺。

有人就是用这种网兜捕捞针鱼

“从小到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鱼。”边上路人议论纷纷,它是谁?梅新贵说,针鱼(鱵鱼科),学名叫鱵(zhēn)鱼,俗称针梁鱼、双针鱼。体细长,亚圆筒形,眼大,口小,下颌细长如针,故亦称“针鱼”,背鳍生于身体后部,臀鳍与之相等,是生活于浅海河口的小型鱼类,有的也能在淡水里生活,和海洋里的剑鱼根本是两个概念,也没有亲戚关系。梅站长说,针鱼对生存环境要求比较高,尤其是对水质的要求很严格,必须达到三类水质以上要求。

新闻回放:“针鱼”属暖水性上层鱼类,常见的有斑鱵、方柱鱵、瓜氏鱵、日本鱵、水针鱵和长吻鱵等,分布于印度洋、西太平洋和地中海,我国主要产于南海和东海南部。个旧从2004年以来,先后两次进行金湖底泥疏挖,承担金湖底泥疏挖工程的挖泥船,来自广东湛江。此前,该挖泥船曾经在昆明滇池进行了底泥疏挖,于是,这种叫做针鱼的新的鱼类,从千里迢迢之外的大海“乘船”来到了云南高原的湖泊,原本没有“针鱼”的滇池,出现了它们的身影。紧接着,这艘挖泥船从滇池来到个旧金湖,金湖里也就出现了这种吃一些蓝藻之类的、被人们形象比喻为“长嘴剑客”的怪鱼。

“长嘴剑客”究竟为何物?

个旧市民们沿着金湖环湖游览道散步时,很容易看见一些在水草里穿梭、甚至浮上水面的“针鱼”,几年前它们在个旧金湖出现的时候,还有人担心“针鱼”会成为危及其他鱼类的“冷面杀手”而“独霸金湖”。

我们将“长嘴剑客”的照片拿到了兰溪市渔政站,渔政站站长梅新贵见到照片后不禁喜出望外:“这不就是针鱼吗?90年代初期在兰江上经常可以看见,甚至有时候鱼市上都有得买。”

为此,记者曾经采访时任金湖公园党支部书记的李江辉、监察保卫科科长赵洪强,他们协助记者完成了新闻调查:捞起一条“针鱼”进行“亲密接触”时,发现它下颌的“针尖”软软的,根本就不会戳手,而且,它只要一挣扎,下颌的这把“剑”就会轻易脱落。一些锡都市民心目中的危险“剑客”,原来是如此脆弱。于是,我们开始用这样的童话教育金湖边捕捞“针鱼”的孩子们:“鱵鱼和颌针鱼原本是一对孪生兄弟,可鱵鱼小时候顽皮,结果把上颌弄丢一截,成为现在这种上颌短、下颌长的样子,给生活带来许多不便。遇到可疑现象,它只能用下颌去‘探个究竟’,结果还是常常误入‘陷阱’。难道我们还忍心再伤害这些容易受伤的小鱼吗?”

消失15年之久的针鱼重现兰江

时隔数年,这些可爱的“湖外来客”,却频频死于非命。

陈金法从小就生活在兰江上,在兰江上捕鱼已经将近50年了。

镜头一:2010年6月13日早11点,个旧金湖东路人民体育场环湖游览道,一对中年男女,肆无忌惮用一个圆形带钓鱼线的网,从容不迫捕捞金湖里的针鱼。记者在现场观察,每分钟可以捕捞到5条以上针鱼,而在他们装鱼的袋子里,记者看见了一堆已经死去的针鱼。记者问:“有两三百条吧?”女的回答:“差不多吧,大大小小一起计算,一斤有50条,这袋鱼也就5斤左右。”记者问:“捞去干嘛?”男的回答:“油炸,很好吃!”女的补充:“这些年个旧金湖水质好了,鱼的味道也新鲜。”

“上世纪90年代初期时,我早上出去捕鱼时还能抓到四五十条呢,到了1998年以后,随着周围环境的恶化,这种鱼基本已不见踪影了。”拿着针鱼的照片,陈金法感慨万分。

镜头二:2010年6月15日晚9点10分,金湖东路环湖游览道码头附近,5个头戴矿灯的男青年,手持网兜打捞针鱼。记者看见,在矿灯照射下,针鱼反应迟缓,非常容易被捕捞。记者与几个捕鱼者对话:“你们一天晚上可以捞多少?”回答是:“不一定,多的时候,一天可以捞一二十斤呢!”记者问:“能吃吗?”回答是:“可以烧烤吃,拿点蒜油涮一涮更好吃。”记者问:“不怕被金湖管理人员抓吗?”回答是:“他们来我们就跑。”

陈金法指着江边一些浅滩,说,以前兰江水清的时候,针鱼就喜欢聚集在浅滩里漂着。

镜头三:2010年6月16日早7点,金湖西路环湖游览道西码头附近,3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也用网兜打捞针鱼。记者问:“拿回去养吗?”回答是:“养不活,开着氧泵也不行。”记者问:“那么,捞回去油炸了吃?”回答:“不是人吃,是喂狗!”

陈金法说,去年开始,兰江边的砂石场没有了,水也开始变清了,去年10月份,自己就曾抓到过几条针鱼。

……

还能再看到“半夜鲤鱼来上滩”否?

诚然,金湖并不“太平”,金湖公园监察保卫科的赵洪强曾经介绍说,从2005年8月金湖禁止垂钓和捕捞至今,各种鱼类得到了一定的繁衍生息,但一些盗鱼者也变本加厉,甚至打出租车盗鱼,得手后直接赴农贸市场。有时候,仅仅是半年时间,金湖公园就收缴非法捕捞渔网3000多米。而记者了解到,这是一场“持久战”,不管金湖公园怎样加强巡逻,捕鱼者还是层出不穷。

快报读者应该对去年9月7日在兰溪举行的14位环保局长带头下河游泳的事记忆犹新,这也是兰溪当地人对水质不断转好释放的一个重要信号。

事实表明,金湖“针鱼”已经难以避免被人类戕害的命运。赵洪强说:“我们把这种鱼叫‘憨鱼’,因为它们不灵敏,连小孩子用手也能轻而易举捉到。”为此,金湖公园的领导和同志们忧心忡忡。李江辉说:“六一儿童节那天,金湖沿岸到处是捕捞‘针鱼’的孩子,我们的监察队员嗓子都喊哑了,还是有不少‘针鱼’惨死在孩子们手里。2009年上半年,金湖公园就收缴了专门用于捕捞‘针鱼’的小网兜200多个。但依然还是有一些‘漏网’的盗鱼者,偷偷将‘针鱼’捕回家中下油锅。如果不是金湖公园、不是个旧市公安局110的巡防队员加大监管力度,‘针鱼’的命运早就岌岌可危了。”

兰溪市环保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吴国英说,2013年的1月份至12月份,兰江出境断面将军岩水质均符合Ⅲ类标准,省政府对兰溪的考核是优,这也是最近这些年来兰江水质第一次考核为“优”,而2011年、2012年兰江交出的答卷都只有良。

市民王铮目睹金湖针鱼被不断捕捞的场景,他说:“保护针鱼,不仅仅是金湖公园的事情,也关系市民的文明举止,恐怕还需要捕鱼者注意形象,口下留情。”

“唐代诗人戴叔伦曾经有诗云:兰溪三月桃花雨,半夜鲤鱼来上滩。鲤鱼都来上滩了,这说明当时兰江的水是多少的清澈优质,我们希望兰江里不仅仅是能重现针鱼,还要让市民和游客重新看到‘半夜鲤鱼来上滩’的场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