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挪自贸和谈最早来岁春季降真,挪威死产商需多养年夜鱼,谦足中国花费者需供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挪威驻华大使表示,中挪自贸协议最早明年第三季度落实。为继续打开中国市场,业内人士认为挪威应积极生产大规格三文鱼。中国政府精简检验检疫流程,减少清关时间。

“中国-北欧海产业合作交流高峰会”上,各大企业一致看好中国三文鱼消费前景。中国加工业有望弥补挪威三文鱼供需不平衡困境。随着中挪自贸协议的逼近,智利生产商渐渐感到了压力。

今年第二季度是全球三文鱼产业的转折点,智利冷冻三文鱼库存量增加了1.1万吨,这是20个月以来的首次库存积累现象。这个现象意味着,智利产区的养殖业已基本从赤潮灾害中恢复,今年下半年全球供给超过需求。纳斯达克指数显示,自去年底三文鱼价格涨至最高值80NOK/kg后,从今年一月份开始逐渐回落,除第二季度有所反弹以外,其余月份的价格均在下跌,第三季度价格已跌至50NOK/kg左右,至今未有上涨的预兆。英国路透社称,十月份又将是转折点,因为50NOK/kg的价格对于挪威供货商和经销商来说已触及心理底线,如果十月初价格依然低于50NOK/kg,欧洲商家可能会考虑提前开启存货模式,以备圣诞节前夕需求的上涨。不过,此种做法仅仅只是拿远水来救近火,以限制供给来缓冲价格下跌的压力,而短期内欧洲市场的实际需求量不一定有根本性的改善。

文:UCN

文:TomSeaman

挪威三文鱼养殖场(来源:fromnorway.com)但是请注意,智利则是从第二季度就开始累积库存,到年底圣诞节前,智利将连续积累三个季度的冷冻品存货,库存压力一定比欧洲大得多。路透社估计,今年智利全年产量有望达到72万吨,减去上半年25万吨左右的产量,下半年产量将超过45万吨。对于三文鱼产业来说,45万吨是一个天文数字,因为去年全球的产量只有200万吨,三大产区(英国、加拿大、法罗群岛)的全年产量总和也不过40万吨,更严重的是,美国全年的市场容量也才40万吨。欧洲不是智利三文鱼的主要市场,智利三文鱼将大量涌入美国、俄罗斯、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作为智利最大的出口市场,同时也是挪威三文鱼重要买家的美国,貌似也无法消化如此多的三文鱼产量。倘若美国鱼价跌速失控,必然影响欧洲价格,并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那时后果将不堪设想。得益于去年智利赤潮灾害的挪威企业,如今却如坐针毡。挪威海产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挪威三文鱼平均养殖成本为34.29NOK/kg,较2015年上涨13%。三文鱼饲料原料价格长期上涨趋势不可逆转,本土的养殖业近几年又是多病缠身,挪威三文鱼在成本上渐渐失去了优势。

译:胡路怡

译:胡路怡

挪威奥斯陆机场2010年,挪威水产企业因诺贝尔和平奖事件失去了中国市场。2014年,挪威又因为国际政治而失去了坐拥10万吨容量的俄罗斯市场。40万吨的美国市场则被其近邻加拿大和智利紧紧盯死,挪威企业拥有的市场仅剩下西欧和远东。可残酷的现实偏偏不能遂其愿,英国这支强劲的对手无时无刻不在觊觎挪威手上的客户。

克服了重重进出口政策障碍之后,挪威期待与中国早日签订自由贸易协议,彻底打通海产品出口通道。挪威驻中国大使GustavSolvang表示,“下一轮中挪自贸谈判将于圣诞节后在挪威奥斯陆举行,2019年第三季度,自贸协议将基本达成。”

以品质著称的挪威三文鱼,在开拓中国市场时遇到了一些供需不平衡的困境。

MarineHarvest挪威“蛋形”三文鱼养殖系统今年上半年,英国三文鱼异军突起,苏格兰三文鱼出口额暴增53%,达4.08亿英磅。英国官方高调宣布,2017年苏格兰三文鱼产量将提升至177,202吨(2016年为162,817吨)。这个数字虽无法与百万吨数量级的挪威相比,但英国三文鱼的生产成本自英国脱欧后有了明显的下降,英国加工企业甚至不会因为价格低至每公斤5.50英磅而感到恐慌,因此,在开拓亚洲新市场上,英国企业具备了相当大的竞价优势。英国本地企业ScottishSalmonCo.,的上半年报告显示,北美地区销售额增长了4倍,亚太地区增长7倍。跨国企业MarineHarvest今年第二季度实现了历史最高收益,其净利润竟有三分之一来自英国的分公司!上半年,英国出口的冰鲜三文鱼占据了中国市场最大的份额。反观挪威,自其与中国外交关系正常化后,三文鱼出口量额至今未见太大起色。

“实现海产品进出口零关税是挪威的最终目标,更多的优质海鲜将以低廉的价格进入中国市场。”Solvang说。

许多中国进口商希望挪威企业多养殖大规格三文鱼,以满足市场需求;然而,受限于养殖政策和疾病问题,挪威三文鱼以5公斤居多;一些挪威出口商寄望中国调整需求,去适应挪威。

英国企业ScottishSalmonCo.,2017年上半年销售市场

2025年,挪威欲向中国出口15.6万吨三文鱼,占中国市场份额的65%。不过,中国买家对大规格产品情有独钟,而挪威出产的三文鱼主要以中等偏小规格为主。“挪威可以占据更大的市场,但前提条件是挪威生产商必须养大鱼适应中国市场需求;另外鱼肉的颜色也很关键。”上海加工企业FjordFood高管JosephXu称,“中国消费者越来越重视三文鱼的产地。以往许多的产品经香港分销到内地各城市,可追溯性比较差。为避免此现象重演,挪威向中国内地城市空运三文鱼的成本要大幅降低。”

三文鱼加工业在中国日渐崛起,此僵局有望被打破。“中国加工业不断地发展,零售商品灵活调整,规格分歧就会渐渐显得不那么突出。”Cermaq集团全球销售总监ArildAakre先生表示,“目前,80-90%中国冰鲜三文鱼加工由终端餐饮服务承接,但我们也看到一些中企正大力发展加工零售业务,尤其在大城市,增速十分显著。”

笔者观点,挪威三文鱼若要挽回之前失去的中国市场份额,摆脱边贸走私,至少需要满足两个硬性条件。第一,挪威和中国必须在海产品交易上达成自由贸易协议,将进出口关税减至零,只有这样,挪威才能够获得与最大的对手智利同台竞争的机会。第二,挪威与中国政府必须达成新的进口检验检疫标准共识,将“携带”或“疑似携带”特定病原不得进口这条选项从进口门槛标准中删除。无论是减免关税还是降低门槛,对于中挪双方来说,涉及的谈判过程都将是漫长的。挪威的三文鱼依然具备一定的优势,其在中国消费者中的品牌口碑一直都不错。挪威奥斯陆机场经扩建后,物流体系更加完备,海鲜产品运输能力提升50%以上,挪威冰鲜三文鱼能够在最短时间内空运至中国主要城市,确保了鲜度,更容易在国内市场以高价出售。

就此,挪威三文鱼生产商OceanSupreme公司表示将提高6公斤以上大西洋鲑比例,迎合亚洲市场需求。“大规格三文鱼需求量的增幅,超过了全球产量增速。全年大规格三文鱼的全球需求量16万吨,尽管今年全球产量增至240万吨,但许多生产商依然受限于严格的政府管控,没法继续提升产品供应。”CEOBotholfStolt-Nielsen称,“大鱼的价格肯定会更高。中国消费者喜欢肉色偏红的三文鱼,许多人认为肉色约红就越健康。”

11月8日举办的“中国-北欧海产业合作交流高峰会”上,多家挪威与中国企业高管发表了对未来中国三文鱼市场的看法。2017年,中国已有8万吨的三文鱼需求量;2025年将突破20万吨,“甚至40万吨”。

每年从青岛进口的冷冻海产品数量都在增加,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增量来自挪威。为加速进口清关速度,中国政府简化了通关检验流程。以青岛海关为例,越低风险的海产品抽检率也就越低,越高风险抽检率相应提升;对于新品种的进口,中国政府一般要进行严格的风险评估。

多家供应商看好中国市场潜力

但检验检疫的效率大大提升了,清关时间大幅缩减。今年四月份,中国多个边检部门开始整合,海关总署的有关部门与国家质量监督局和检验检疫局开始合并,预计明年才能完成整合,整合以后,该走的程序还要继续走。

挪威海产局中国区总监VictoraBraathen表示,“针对中国市场,挪威海产局制定了‘2025计划’,该计划旨在2025年向中国出口100亿元海产品,三文鱼市场容量增长至24万吨,挪威供应商的市场占有率达到65%。”

Cermaq销售总监ArildAakre认为,三文鱼的市场需求有目共睹,最大的问题出现在供应端,无论是挪威还是其他产区,大西洋鲑的产量增速十分缓慢。“到2025年,中国需求量超20万吨可说轻而易举,甚至达到30-40万吨之多。各种三文鱼产品在中国都会有市场,企业或多或少都能分得一杯羹。如果产量跟不上需求,价格一定还会上涨。”

挪威BravoSeafood亚洲市场总监陈乔称,“我们一年产量约2万吨,2025年中国需求量达到24万吨,所以我们会增加中国出口。不仅是冰鲜三文鱼,烟熏类产品也开始进入中国市场,二、三线城市消费正在快速上涨。”

丹麦法罗群岛生产商Bakkafrost市场总监SimunJacobsen认为,2025年中国需求量必然突破20万吨,比现在翻一倍。“中国市场容量每年都在扩大,购买力在上升,但其他亚洲国家的需求也在上涨,中国将与他们竞争优质产品。”目前,Bakkafrost公司出产的冰鲜三文鱼中,约25%销往中国。

复星投资执行总裁陈功栋先生认为,随着产品多元化和烹饪方式的创新,中国对三文鱼的需求还将有很大的发展空间,2025年需求总量超过20万吨不在话下。复星正考虑构建零售平台,其中海产品将是重要部分。

大连瑞驰集团副总裁周晓东先生认为,物流系统是三文鱼供应的主要挑战,这取决于中国和挪威是否能开通更多直飞航班。另外,他表示公司将更加注重供应链的“最后一公里”。

中挪自贸协议

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会长崔和博士表示,中挪自由贸易协议谈判正积极推进,双方达成协议后,对挪威出口商来说将是一次重大机遇。

中挪双方的下一轮自贸协议谈判将于12月份在挪威奥斯陆举行,挪威驻中国大使接受UCN采访表示,自贸协议最快将在明年第三季度落实。

对于中挪关系的正常化,智利新海线公司(NewWorldCurrents)感到了些许压力。“明后年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新海线公司总裁EduardoGoycoolea说,“智利冰鲜三文鱼空运至中国的成本比挪威高了$1/kg,从某种程度上说,抵消了挪威那10%进口关税。”

目前,智利出口商享有自贸协议。但如果中挪自贸生效,智利三文鱼的竞争优势将变得不那么明显。

新海线公司由六家智利生产商合资,去年向中国出口三文鱼2.5万吨,今年的目标销量4万吨,销售额3亿美元。智利至亚洲航线开通后,新海线公司加大了冰鲜三文鱼出口比利,占出口总量60%。

今年,智利企业在中国市场已取得了良好的销售成绩。Goycoolea称,除新海线公司外,另外两家智利生产商表现也很突出。Multiexport公司利用其股东日本三井公司积极拓展中国市场网络,Agrosuper也刷新了历史销量纪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